/>
  •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观 >

    人死后的世界——《天堂的证据》

    时间:2014-11-10 16:28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人死后的世界——《天堂的证据》

      哈佛教授神经外科专家称自己濒死游历天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亚历山大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了《天堂的证据》一书,上图为书籍封面

      原标题:梦游“天堂”

      近日,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知名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发表了文章《天堂的证据》,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最新一期美国《新闻周刊》杂志中。亚历山大医生在文中详细精确地描述了自己的濒死体验,并表示天堂真的存在。

      什么是濒死体验?

      濒死体验(NDE)就是濒临死亡的体验,指由某些遭受严重创伤或疾病但意外地恢复的人,以及处于潜在毁灭性境遇中预感即将死亡而又侥幸脱险的人所叙述的死亡威胁时刻的主观体验。它和人们的临终心理一样,是人类走向死亡时的精神活动。同时,濒死体验也是人们遇到危险时的一种反应。

      有科学家指出,人在死亡降临的一瞬间,短时间内的主观体验一般来说是类似的,尤其是相信有天堂存在的人在西方比比皆是,所以更容易产生濒死体验,这是目前较令人信服的解释濒死体验产生原因的观点。生物学家罗兰·西格则从生物化学角度来解释。他认为,每个人在死亡过程中,大脑都会分泌出过量的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有些能引起奇特的幻觉。

      7日昏迷

      细菌感染令大脑“瘫痪”

      埃本·亚历山大以前并不相信濒死体验,他接受过科学教育,追随父亲的道路成了一名神经外科医生,还在哈佛医学院等高校授课。过去亚历山大认为,一些人描述的濒死体验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但后来的一次亲身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

      2008年秋天,亚历山大博士患了一种罕见的细菌性脑膜炎,细菌侵蚀了他的脑脊髓液,他的大脑皮质神经元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令他昏迷了7天。在这7 天中,亚历山大的身体毫无知觉,大脑的高级功能完全停止了运作。然而令他惊诧的是,这7天里虽然他的身体处于昏迷中,但他的思维和自我意识仍是活跃的。据亚历山大描述,他的自我意识前往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中,人脱离了大脑和身体的限制,死亡并非终点,而是一次长期、积极的旅行中的一个篇章。

      亚历山大并非第一个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但据他所知,他是第一个在大脑皮质完全“瘫痪”、身体时刻处于医学观察的情况下游历“天堂”的人。现有的医学知识还无法解释这一现象。醒来之后,亚历山大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天堂的证据》,该书将于今年10月23日出版。

      据亚历山大描述,他的“天堂之旅”从一个充满了云朵的地方开始,他看到深蓝色的天空上漂浮着大朵蓬松的白色和粉色云彩。在云朵之上,透明、发光生物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像飞机一样留下长长的飘带一般的痕迹。亚历山大说不清这些生物到底是鸟儿还是天使,但他认为用语言完全无法描述,它们不同于地球上的任何生物,它们是更高级的生命形式。

      后来,亚历山大听到了从天上传来的巨大声响,好似一曲圣歌,他怀疑这声音来自天上飞行的神秘生物,他从中体会到了一种欢乐的情绪。亚历山大看到了天空中的神秘生物,听到了它们的歌声,但他感觉如果你不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的话,就不会感受到这些。

      濒死体验游历“天堂”和上帝居所

      在大部分旅行中,亚历山大并非独自一人,有一名女子陪伴着他。这位女子非常年轻,亚历山大还能清楚地记得她的样子。她有着高颧骨和深蓝色眼睛,一头金棕色的头发衬托着她美丽的脸蛋。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亚历山大和她正处于一个有着复杂图案的平面之上,后来亚历山大认出这是蝴蝶的翅膀。事实上,他们当时被无数翩翩飞舞的蝴蝶包围,这些蝴蝶组成了一条色彩缤纷、充满生命的河流,流淌在空气之中。

      女子的着装就好像农民一般简单,但服装的颜色——粉蓝、靛青和橙粉——跟这个世界里的其他事物一样,都具有令人折服的鲜活感。

      女子注视着亚历山大,她的表情让人感觉能够点亮人生,不管此前你觉得遇到了多少艰难险阻。这表情里没有爱慕,也不是友谊,这是超越地球上所有情感的一种表情,让人感觉其中承载着所有类型的爱,却又超越所有类型的爱。

      没有使用任何语言,女子就能像亚历山大传递讯息,这些讯息就像风一样穿透亚历山大的身体,他立刻就能知道她想表达什么。用人们所知道的语言来表达的话,女子向亚历山大说了3句话:“亲爱的,你将永远被珍爱。”“你不必有任何恐惧。”“你不会做错任何事。”这些讯息令亚历山大体会到了极大的释放感。

      “我们将向你展示这里的很多东西,”女子继续告诉亚历山大,“但最终你还是要回去的。”对此亚历山大感觉迷惑,他不知道自己要“回去”的地方是哪儿。然后,一阵温暖的风吹过,改变了亚历山大周围的一切,他所处的世界开始剧烈地颤动。亚历山大开始在心中对风提出疑问,或者说,他在向控制风的神奇生物提问: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儿?

      每次亚历山大在心中提出这些问题,就能立即得到答案。答案就像一个由光线、色彩、爱和美组成的冲击波,贯穿了亚历山大的身体。更重要的是,这种冲击波并不是在简单地淹没亚历山大的提问,而是通过一种超越语言的方式回答了疑问。思维直接进入了亚历山大的大脑,但这些思维跟地球上的不一样,它们是具体而非抽象的,而且在它们进入大脑之时,亚历山大就如醍醐灌顶般理解了这个全新世界中的一些概念。

      亚历山大继续前行,进入了一片巨大的虚空,那里完全处于黑暗之中,面积无限广阔,令人感到极度舒适。虽然一片漆黑,但亚历山大感觉到了光的存在,光线似乎源于一个明亮的球体,他感觉到球体就在他附近。这个球体担任着“翻译”的角色,令亚历山大得以跟自己周围这个巨大的世界交流。

      亚历山大感觉自己就好像新生儿一般,“出生”到了一个更广阔的新世界里,宇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子宫,而这个跟他存在联系的球体正引导着他。17世纪诗人亨利·沃恩曾写道:“有人说,上帝居住的地方是深沉却耀眼的黑暗。”亚历山大后来发觉,这个神奇的地方就好像沃恩的诗句中描写的一样,正是上帝居住的地方。

      天堂真的存在吗?

      亚历山大表示,他知道自己的经历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这些,他肯定觉得是异想天开。但这一切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感觉这种经历比他的真实生活还要真实。不过,他也很想对自己的这一经历作出解释。

      亚历山大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知名神经外科医生,曾在美国最著名的高校授课多年,他知道很多同行就像他过去一样,都认为大脑产生意识,宇宙是没有任何情感的。但经历过濒死体验之后,亚历山大对这些理论产生了怀疑。他计划用自己的余生来研究意识的本质,他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人类的自我不仅仅是人脑就能涵盖的。

      像亚历山大这样令人震惊的濒死体验是否真的会颠覆现有的理论,而科学又是否能够解释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呢?

      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高级讲师、精神病学研究所顾问、国际濒死研究协会英国分会主席彼得·芬威克承认,解释在大脑活动停止后发生的第一人称回忆的经验存在很复杂的问题,那些拥有濒死体验的幸存者只能在事后描述当时的经历,人们无法确定这些经历是否是在大脑停止活动后感知的,还是随后编造的。

      对于梦境,甚至任何记忆,同样的问题都存在。认知心理学家伊丽莎白·洛夫特斯曾进行过一项出色的实验,实验结果表明,人们对真实体验的回忆可以轻松被扭曲或改变,变成人们认为应该发生的事,或者人们被告知的可能发生的事。

      长达150年的感知科学的研究表明,人们对世界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的期望、经历和个人推理,而这些影响因素的分量不低于人们通过自己眼睛看到的图像和听到的声音等硬性的确凿证据。比如,你可能在闪烁的火焰中看到一张人脸,或夜晚独自行走时发现远处有一个人——结果却发现在下一秒火焰中的人脸消失了,而那暗处的“人”只是个邮政信箱。

      因此,那些濒死体验可能就像正常的感知或记忆一样,受到文化、个人的偏见和以往经验的影响。如果亚历山大是佛教徒,他的濒死体验可能是被一名菩萨引导进入极乐世界。

      亚历山大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这令他对来生的描述看起来似乎更可信,也更为引人注意,但并没有证据证明专家的描述就一定比其他人更可靠。如果要证明天堂真的存在,需要的不仅仅是亚历山大绘声绘色的描述,还要有确凿的证据。

      埃本·亚历山大(Eben Alexander)博士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在哈佛大学医学院教过书。他曾不相信濒死体验的现象,直到他自己亲身经历。现在他宣告,天堂是真实存在的。

      在《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一个封面故事中,亚历山大把自己描述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但“更多是挂名而非真实信仰”。作为一名科学家,他曾不能相信一些事情,比如耶稣不仅仅是个好人。

      但在几年前经历7天昏迷之后,他的观点改变了。

      2008年,他的整个大脑皮层停工了。他确诊感染了一种十分罕见的细菌性脑膜炎,这种病大多数情况下袭击新生儿。换句话说,大肠杆菌在吞噬他的大脑。

      他幸存的机会很小,陷入了昏迷中,7天内他的大脑功能完全瘫痪。

      接着这件事情在第7天发生了。

      “这个事实无法用科学解释,我的身体昏迷,但我的思想--我的意识,内在的自我--是活着的,是好的。虽然我大脑皮层的神经细胞由于攻击它们的细菌完全僵化,但我的意识摆脱了大脑,到了另一个更大的宇宙维度:我从未想过会存在的一个维度,它是那个昏迷之前的老我乐意解释为不可能的,”他在《新闻周刊》的故事中说。

      这位神经外科医生现在完全相信另一个“维度”的存在。他把它描述为“一个远远超越我们大脑和身体的世界,在那里死亡并非意识的终结,而是在一次巨大和无限积极旅程中的一个章节。”

      那个地方有“膨大,松软,粉白色的”云彩,高处有成群透明闪烁的东西,在天空画成弧线,后面留下长长的、彩带式的线条。

      他还听到了来自天上的轰鸣声,“像一首光荣的圣歌“,后来他总结说这是出于这些创造物无法控制的喜乐。

      “在那个世界,如果你不成为其中一部分--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参与进去,那么你似乎不能看到或听到任何东西,”他说。

      有趣的是,一名有着深蓝色眼睛的年轻女子在他旅程的大多数时间陪伴着他。他们一起骑上了一只蝴蝶的翅膀,被数百万只蝴蝶包围着。

      这名女子和他说话,却没有使用任何语言,他回忆说。她说(如果翻译成地上的语言),“你是被爱被珍视的,深深地,永远地。你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你不可能做错什么。”

      “这信息像风一样来到我这里,我马上理解它是真实的。我知道这个,就好像我知道我周围的世界是真实的一样,不是某种短暂脆弱的幻觉,”他说。

      亚历山大知道他的故事会在怀疑论者和其他医生当中引起怎样的反响。他已经看到“礼貌的不信的样子,特别在我的医学朋友当中。”但他坚定确信,他所经历的是真实的,他还建立了Eternea来发展关于意识物理现象的高级研究,加强对于属灵的、有改变能力的体验的理解。

      “根据当前对大脑和心智的医学理解,我在昏迷中经历一种模糊有限的意识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更别说那种我所经历的高度生动、完全清晰的史诗般的体验,”他写道。

      “以前,如果有人(即使是一名医生)告诉我像这样一个故事,我会相当确定,他们被某种幻觉迷住了。但发生在我身上的是,远远不是幻觉,是和我生命中任何事件一样真实或者说更真实的。那包括我结婚那天,和我2个儿子的出生。”

      他补充说,“现代物理学告诉我们,宇宙是一个统一体,是不可分割的……在我的经历之前,这些想法是抽象的,现在它们是真实的。宇宙不仅是统一体,我现在知道,它还是爱。”

      在他的经历之后,亚历山大回到了他之前几乎没去过的教会。

      “我还是一名医生,仍然和以前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搞科学的人。但在一种更深的层次中我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因为我窥见了这种对现实的新兴图景。”

      虽然现在有很多人相信科学而非信仰是通往真理的道路,但亚历山大现在懂得,这样一种观点太过于简单。

      “坦白的事实是,唯物主义把身体和大脑作为人类意识的生产者,而不是载体,这种看法注定会失败。取代它的一种对身体和大脑的新观念会兴起,实际上已经兴起了。这种观点是科学的,也同样是属灵的,它将重视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一直最重视的东西:真理。”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