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弹 >

    国宝《平复帖》何以幸存大陆?

    时间:2014-11-21 17:58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国宝《平复帖》何以幸存大陆

      陆机(261年-303年),字士衡,吴郡吴县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西晋文学家,书法家,后死于“八王之乱”,被夷三族。曾历任平原内史、祭酒、着作郎等职,故世称“陆平原”。他“少有奇才,文章冠世”(《晋书陆机传》),与弟陆云俱为西晋时期著名文学家

      《平复帖》为晋代陆机书法作品,牙色麻纸本墨迹,9行84字。《平复帖》书写于西晋,是传世年代最早的名家法帖,也是历史上第一件流传有序的法帖墨迹。有“法帖之祖”的美誉。陆机《平复帖》被评为九大“镇国之宝”。作者用秃笔写于麻纸之上,墨色微绿。笔意婉转,风格平淡质朴,其字体为草隶书。《平复帖》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同时对研究文字和书法变迁方面都有参考价值。2011年4月15日,中国邮政发行《中国古代书法——草书》特种邮票1套4枚。其中之一为陆机章草书《平复帖》。

      根据尾纸董其昌、溥伟、傅增湘、赵椿年题跋,可得知《平复帖》历代递藏情况:宋代入宣和内府,明万历间归韩世能、韩逢禧父子,再归张丑。清初递经葛君常、王济、冯铨、梁清标、安岐等人之手归入乾隆内府,再赐给皇十一子成亲王永瑆。光绪年间为恭亲王奕欣所有,并由其孙溥伟、溥儒继承。后溥儒为筹集亲丧费用,将此帖待价而沽,经傅增湘从中斡旋,最终由张伯驹以巨金购得。张氏夫妇于1956年将《平复帖》捐献国家。

      本文系周海滨采访张伯驹之女张传綵并参考张伯驹女婿楼宇栋所撰材料写作而成

      

     

      ▉▉西晋陆机《平复帖》,只有一虎口长

      1946 年,散佚在东北的文物开始在文物市场露面,国民党接收大员、文物鉴赏家、外国古董商,以及各地的文物贩子都云集登场,想要狠狠地捞上一票。这时,担任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的张伯驹也匆匆而至。他找到故官博物院院长马衡,建议将溥仪赏赐给溥杰的所有文物,造册登记,择其精者由博物院收购。

      经过父亲考订的1200余件文物中,有历史、艺术价值的约四五百件,那时文物价格并不很高,故宫博物院是有此能力购回的。但那时南京政府忙于应付内战,无暇顾及于此,加之马衡院长也是缺乏担当的人物,致使大量文物流人文物贩子、甚至外国人之手。

      北京琉璃厂八家古董商成立“八公司”,联合赴东北收购。遂购得许多精品。张伯驹最早见到《平复帖》是在湖北赈灾书画展览会上。

      一次,父亲参观湖北赈灾书画展览会,一件有月白色绢签,泥金笔书“陆机平服帖”展品,引起了他的注意。断定是西晋陆机《平复帖》。他站在帖前,看着九行草书,古朴之貌,实为传世书法所未有,前有白绢签,墨笔书:“口原内史吴郡陆机士衡书”。前面那个己剥落的字,他想应该是个“晋””字了,笔法风格与《万岁通天帖》中每家贴前小字标题相似。由此可知,此签是唐人所题,显然是唐时的原装了。再看,又有月白色绢签,泥金笔书“口陆机平复帖”,是宋徽宗的瘦金书,题签上的“晋”字也剥落了,下押双龙小玺,其他三个角上各有“政和”、“宣和”小玺。拖尾骑缝处有“政和”连珠玺,这一切都表明此品为宣和内府所藏。

      《平复帖》是西晋大文人陆机手书真迹,距今已有1700年,比王羲之的手迹还早七八十年,是中国已见最古老的纸本法书,又是汉隶到草书间过渡阶段的佳作,及章草的最初形态,被收藏界尊为“中华第一帖”

      1911年清室被推翻,《平复帖》流传到溥仪的堂兄溥儒也就是溥心畲手上,溥心畲想卖掉《平复帖》的前面部分。此前,有一个名画也这样卖给古董商,古董商转手倒卖到国外了。

      这幅画是心畲所藏唐韩幹《照夜白图》。1936年,他在上海盐业银行时,听到溥心畲所藏唐韩幹《照夜白图》,为上海画商叶叔重所得。

      父亲知道叶氏是做国际文物买卖的商人。当时宋哲元主政北平,父亲立即致函宋哲元。经宋哲元一番察访, ,给父亲的复函是:“已为叶某携走。转售英国。”

      其实,宋哲元并没有认真查《照夜白图》流出国门的来龙去脉。实际上,《照夜白图》这幅画是溥心畲通过老太监卫福海及其义子卫广利开的“宝云阁”画铺,再通过白坚甫的手,卖给日本人。日本人得到此画后,随手又转卖给英国古董商人,自此以后一直为伦敦私人收藏。直到1980年代,才为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购进。

      

     

      ▉▉照夜白图

      有了前车之鉴,张伯驹认为不能再让《平复帖》落入古董商人之手,流落国外。于是,他请阅占斋老板韩某往商于溥心畲:请将此宝相让,张伯驹愿收;如果不想转计,需用钱可抵押。

      父亲知道消息后,就去商量,能不能让给我?当时溥心畲就开价20万银元。溥心畲没同意。不久,叶恭绰举办“上海文献展览会”,张大千、父亲都出席参加,父亲又请大千向心畲说合,愿以六万元求让。但心畲仍然要价20万元,还是不同意。

      唐宋以来,讲草、真、行书书法的,都追溯到晋人。而晋代名家真迹,至唐代所存已逐渐稀少,真迹已为唐太宗、武则天随葬。他们生前又用摹本赏赐大臣,所以流传下来的也多为摹迹了。

      宋代书画鉴赏大家米芾曾说:“阅书白首,无魏遗墨,故断自西晋。”而他所见的晋人真迹,也只是李玮家收藏十四帖中的张华、王濬、王戎、陆机和臣詹奏章晋武帝批答等几帖。其中陆机一帖,即是这件《平复帖》。

      以中国的书法墨迹而论,除了发掘出土的战国竹简、缯书和汉代的木简外,历代世上流传的,而且出于名家之手的,要以陆机《平复帖》为最旱。明董其昌曾说过:“右军(王羲之)以前,元常(钟繇)以后,唯存此数行为希代宝。”(( 《平复帖》跋))。实际上,清乾隆年所刻《三希堂法帖》中居首位的钟繇《荐季直表》并不是真迹明代鉴赏家詹景风早就有“后人赝写”的论断。何况此卷自从在裴景福处被人盗去后,已遭毁坏,无从得见。在传世的法帖中,实在再也找不出比《平复帖》更早的了。

      这帖称得起是流传有绪,最早可以上溯到唐代末年。据宋米芾的《书史》和明张丑《真晋斋记》载,它原来与谢安的《慰问帖》同轴,上面有唐末鉴赏家殷浩的印记。 2002年,上海博物馆举办“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时,《平复帖》亦参加展出,殷浩的印记盖在帖本身字迹的后面,靠近边缘,朱文,颜色虽暗淡,但“殷”字的上半边、“浩”字的右半边尚隐约可见。

      据史书记载,此卷中还有王溥等人的印,但现在未能找到。据王世襄考证推测,王印“可能是因为盖在《慰问帖》或其他帖上的缘故”。

      米芾在他的《宝章待访录》中,将《晋贤十四帖》列入目睹部分,而在他著书的时候(1086年),帖藏驸马都尉李玮家。据《书史》记载,此帖李玮购自王贻永家。王贻永的爷爷就是王溥。王溥祖孙及李玮在历史上都是相当有名的人物。王溥字齐物,是五代末宋初的一位大收藏家,也是《唐会要》和《五代会要》的作者。王贻永字季长,是王贻正之子,因娶宋太宗女郑国长公主而改名贻永,使他与父叔辈同排行。李玮字公熠,娶仁宗衮国公主,在辈分上要比王贻永小两辈。他是一位画家,善水墨竹石,又能章草飞白,因此对古人的书法特别爱好。

      《平复帖》进宋徽宗御府,可能是李玮逝世之后(1120年之前)。但何时从宋御府中流出,无从考证。明万历年间,《平复帖》到了大收藏家长洲韩世能手中。该帖在韩世能手中经过了许多名家的鉴定。以文才敏捷著名的李维桢,在《答范生诗》中有“昨朝同尔过韩郎,陆机墨迹锦装潢。草草八行半漶灭,尚道千余非所屑”,表明了韩世能对此帖的珍视。詹景风在《玄览编》、陈继儒在《泥古录》中都曾提到它,董其昌在万历十三(1585年)、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写了两段跋。

      韩世能死后,《平复贴》传给他的儿子韩逢禧(号朝延)。韩逢禧与张丑是非常熟的朋友。崇祯元年(1628年),张丑从韩逢禧一手中购得《平复帖》,并为自己取了一个室名“真晋斋”。崇祯癸未(1643年),张丑在此年去世。又过了十七年,吴其贞于顺治庚子(1660年)在葛君常那里看到《平复帖》。这时,元代张斯立等四人观款己被割去卖给了归希之,配在赝本《勘马图》后面。《平复帖》所以遭到这样的不幸,从吴其贞的语气中可以看出,当时一定有不少人认为《平复帖》是伪迹。他在《书画记》曾说:“此帖人皆为弃物,予独爱赏,闻者哂焉。后归王际之,售于冯涿州,得钱三百缗,方为余吐气也。”三百缗买了《平复帖》,真是太便宜了。

      冯涿州即是刻《快雪堂帖》的冯铨。大约《平复帖》到了冯铨手里不久,便归了真定梁清标。安岐在梁清标家看到《平复帖》。现在从卷上“安仪周家珍藏,安氏仪周书画之章”,可以证明此卷曾为安岐所有。

      梁清标(1620一1691年)字玉立,一字苍岩,号棠村,又号蕉林,明崇祯进士,顺治初降清,官至保和殿大学士。安岐(1683一1746年)字仪周,号麓村,先世原是朝鲜人,入旗籍。这两个人都是清代前叶鼎鼎大名的收藏家兼鉴赏家。

      《平复帖》从安岐家散出,入清内府。《石渠宝岌初编》著录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后面有乾隆的题跋,中称:“丙寅冬,安氏家中落,将出所藏古人旧迹,求售于人,持《富春山居卷》并羲之《袁生帖》、苏轼二赋、韩幹画马、米友仁《潇湘》等图共若干种以示傅恒…………”可能在1746年时,安岐己去世,而《平复帖》就在这一批书画中经傅恒之手转入了清内府。

      据永瑆《治晋斋记》载,《平复帖》原来陈设寿康宫。乾隆四十二年丁酉(1777年)孝圣宪皇后钮枯禄氏(乾隆的生母,永瑆的祖母)去世,《平复帖》作为“遗赐”,被赏给永瑆作为纪念品。从这时起,《平复帖》到了成亲王府永瑆给自己取了一个室名“诒晋斋”,并曾作七律、七绝各一首。

      《平复帖》在永瑆之后,曾孙载治曾盖了“载治之印”及“秘晋斋印”,两方收藏印章。载治是奕纪的儿子,过继给了奕玮;奕纪是绵懿的第三子:绵懿是永瑆的第二子,而过继给永璋(永瑆的三哥)。从上列世裔,可知《平复帖》从永瑆传给他的曾孙——载治的经过。

      载治卒于光绪六年(1880年),那时他的两个儿子溥伦和溥侗才只有几岁。光绪帝派奕䜣(道光帝第六子)代管治王府的事务。奕䜣知道《平复帖》是一件重宝,托言溥伦等年幼。为慎重起见携至恭王府代为保管,从此将之据为己有。卷中“皇六子和硕恭亲王图章”,就是他的印记。

      宣统二年(1910年)奕䜣之孙溥伟在帖上自题一跋,称“谨以锡晋名斋”,并将永瑆的《治晋斋记》及七律、七绝各一首抄录在后面。

      1911年,清室被推翻,溥伟逃往青岛图谋复辟,《平复帖》留给了他在北京的两个弟弟—溥儒、溥德。1937年,溥儒等因为母治丧,亟须款项,将《平复帖》以四万元售与张伯驹

      

     

      ▉▉陆机草隶书平复帖卷。手卷上面留下历代印章无数,除了宋徽宗的印章,还有张伯驹的珍藏印

      《平复帖》的来龙去脉大体如此,王世襄、启功(元白)两家均有考证

      但其中有个疑问,乾隆酷爱书画,凡是名迹,无不经他一跋再跋,为何独有《平复帖》既未经其题写,也无内府诸玺,更没有刻入《三希堂法帖》。

      溥儒到台湾后,府上有位常客李宗侗。关于此人,台湾作家王家诚在《溥心畲传》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李宗侗,乃同光年间名臣李鸿藻的裔孙。李宗侗熟悉前朝掌故,恭王府和醇王府在晚清政争中的联合与对抗,说来如数家珍。谈到心畲早年珍藏的西晋陆机《平复帖》,更是源源本本,了如指掌。

      这部帖说起来话长,这是陆机所写的真迹,它的价值远超“三希”之上。《石渠宝笈》登载以“三希”为最早。而“三希”中的三王(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王珣的《伯远帖》,是为三希)是东晋的人,陆机是西晋由吴入洛的人物……

      像这样比三希常三王帖更珍贵的书道瑰宝,何以未入《石渠宝笈》登录之内?原来,此帖乃乾隆皇帝母亲孝圣皇太后所藏。太后崩后。依遗命传爱孙成亲王永瑆——故成亲王斋名“诒晋斋”,意在珍视太皇太后遗赠及此帖的无上价值。恭亲王奕䜣,则得自成亲王后裔贝勒载治。

      光绪七年,恭亲王曾贻赠后溢为“文正”的李鸿藻。李氏以皇家故物不敢自藏,留赏数月后,拍下照片,遣人奉还恭亲王,以后才传到心畲手上。

      李宗侗娓娓道来,连深于考证的溥心畲,也听得津津有味。说到《平复帖》经傅增湘介绍,由心畲转手张伯驹,藏于燕京大学,后有珂罗版印刷问世,心畲愧悔交集地说:“早知如此,此帖由府上保管更好,当不至卖掉。”

      这段记载应该是可信的,证以翁同龢日记,他于辛巳((1881年,即载治逝世第二年))十月十日,在李鸿藻处见《平复帖》,那时已归恭王府所有。对中国这一年代最早的墨迹法帖,又是西晋诸帖真实可靠的书家真迹的《平复帖》,父亲虽两次求购未成,但他那志在必得的心愿并末泯灭,只不过是等待机会罢了。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