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弹 >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不必细说”

    时间:2014-10-02 21:40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不必细说”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搜狗百科》解释“不必”:1.没有一定;未必。 2.无须;没有必要。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不必细说”;

    《金瓶梅》第十回《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武松遂将西门庆奸娶潘氏,并哥哥捉奸,踢中心窝,后来县中告状不准,前后情节细说一遍,…

    《金瓶梅》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西门庆走到面前坐的,就把道长老募缘与自己开疏的事,备细说了一番。

    《金瓶梅》第五十五回《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苗员外一诺送歌童》:西门庆晚夕就在月娘房里歇了。两个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欢爱之情,俱不必说。

    《金瓶梅》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陈敬济道:“这个不必说,恩有重报,不敢有忘。”

    《金瓶梅》第九十四回《大酒楼刘二撒泼 洒家店雪娥为娼》:他师兄金宗明一力替他遮掩,晚夕和他一处盘弄那勾当,是不必说。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不必细说”至少处。读者可以评论是否“不必细说”。

    1、《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吴道官又早叫人把猪羊卸开,鸡鱼果品之类整理停当,俱是大碗大盘摆下两桌,西门庆居于首席,其余依次而坐,吴道官侧席相陪。须臾,酒过数巡,众人猜枚行令,耍笑哄堂,不必细说。

    2、《金瓶梅》第八回《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又早到了八月初六日。西门庆拿了数两碎银钱,来妇人家,教王婆报恩寺请了六个僧,在家做水陆,超度武大,晚夕除灵。道人头五更就挑了经担来,铺陈道场,悬挂佛像。王婆伴厨子在灶上安排斋供。西门庆那日就在妇人家歇了。不一时,和尚来到,摇响灵杵,打动鼓钹,讽诵经忏,宣扬法事,不必细说。

    3、《金瓶梅》第九回《西门庆偷娶潘金莲 武都头误打李皂隶》:单表武松,八月初旬到了清河县,先去县里纳了回书。知县见了大喜,已知金宝交得明白,赏了武松十两银子,酒食管待,不必细说。

    4、《金瓶梅》第十五回《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吴月娘到次日,留下孙雪娥看家,同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四顶轿子出门,都穿着妆花锦绣衣服,来兴、来安、玳安、画童四个小厮跟随着,竟到狮子街灯市李瓶儿新买的房子里来。这房子门面四间,到底三层:临街是楼;仪门内两边厢房,三间客坐,一间梢间;过道穿进去,第三层三间卧房,一间厨房。后边落地紧靠着乔皇亲花园。李瓶儿知月娘众人来看灯,临街楼上设放围屏桌席,悬挂许多花灯。先迎接到客位内,见毕礼数,次让入后边明间内待茶,不必细说。

    5、《金瓶梅》第十六回《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李瓶儿因问:“你这房子,也得几时方收拾完备?”西门庆道:“我如今吩咐匠人,先替你盖出这三间楼来,及至油漆了,也到五月头上。”妇人道:“我的哥哥,你上紧些。奴情愿等到那时候也罢。”说毕,丫鬟摆上酒,两个欢娱饮酒过夜。西门庆自此,没三五日不来,俱不必细说。

    6、《金瓶梅》第二十二回《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宋蕙莲自从和西门庆私通之后,背地与他衣服、首饰、香茶之类不算,只银子成两家带在身边,在门首买花翠胭脂,渐渐显露,打扮的比往日不同。西门庆又对月娘说,他做的好汤水,不教他上大灶,只教他和玉箫两个,在月娘房里后边小灶上,专顿茶水,整理菜蔬,打发月娘房里吃饭,与月娘做针指,不必细说。

    7、《金瓶梅》第二十三回《赌棋枰瓶儿输钞 觑藏春潘氏潜踪》:话休絮烦。先是初五日,西门庆不在家,往邻家赴席去了。月娘在上房摆酒,郁大姐供唱,请众姐妹欢饮了一日方散。到第二日,却该李娇儿,就挨着玉楼、金莲,都不必细说。

    8、《金瓶梅》第二十三回《赌棋枰瓶儿输钞 觑藏春潘氏潜踪》:宋蕙莲自此以后,常在门首成两价拿银钱买剪截花翠汗巾之类,甚至瓜子儿四五升里进去,分与各房丫鬟并众人吃。头上治的珠子箍儿,金灯笼坠子,黄烘烘的。衣服底下穿着红[纟路]绸裤儿,线捺护膝。又大袖子袖着香茶、香桶子三四个,带在身边。见一日也花消二三钱银子,都是西门庆背地与他的,此事不必细说。

    9、《金瓶梅》第二十八回《陈敬济徼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且说西门庆叫了敬济到前厅,封尺头礼物,送贺千户新升了淮安提刑所掌刑正千户。本卫亲识,都与他送行在永福寺,不必细说。

    10、《金瓶梅》第三十二回《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且说西门庆前边席散,打发四个唱的出门。月娘与了李桂姐一套重绡绒金衣服,二两银子,不必细说。

    11、《金瓶梅》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韩道国道:“等我明日往铺子里去了,他若来时,你只推我不知道,休要怠慢了他,凡事奉承他些儿。如今好容易赚钱,怎么赶的这个道路!”老婆笑道:“贼强人,倒路死的!你到会吃自在饭儿,你还不知老娘怎样受苦哩!”两个又笑了一回,打发他吃了晚饭,夫妻收拾歇下。到天明,韩道国宅里讨了钥匙,开铺子去了,与了老冯一两银子谢他。俱不必细说。

    12、《金瓶梅》第四十一回《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二佳人愤深同气苦》:西门庆在家,看着贲四叫了花儿匠来扎缚烟火,在大厅、卷棚内挂灯,使小厮拿帖儿往王皇亲宅内定下戏子,俱不必细说。

    13、《金瓶梅》第四十二回《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赏元宵楼上醉花灯》:十五日请乔老亲家母、乔五太太并尚举人娘子、朱序班娘子、崔亲家母、段大姐、郑三姐来赴席,与李瓶儿做生日,并吃看灯酒。一面吩咐来兴儿,拿银子早定下蒸酥点心并羹果食物。又是两套遍地锦罗缎衣服,一件大红小袍儿、一顶金丝绉纱冠儿、两盏云南羊角珠灯、一盒衣翠、一对小金手镯、四个金宝石戒指儿。十四日早装盒担,叫女婿陈敬济和贲四穿青衣服押送过去。乔大户那边,酒筵管待,重加答贺。回盒中,又回了许多生活鞋脚,俱不必细说。

    14、《金瓶梅》第四十五回《应伯爵劝当铜锣 李瓶儿解衣银姐》:话说西门庆因放假没往衙门里去,早晨起来,前厅看着,差玳安送两张桌面与乔家去。一张与乔五太太,一张与乔大户娘子,俱有高顶方糖、时鲜树果之类。乔五太太赏了两方手帕、三钱银子,乔大户娘子是一匹青绢,俱不必细说。

    15、《金瓶梅》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夏提刑得了几百两银子在家,把儿子夏承恩──年十八岁──干入武学肄业,做了生员。每日邀结师友,习学弓马。西门庆约会刘薛二内相、周守备、荆都监、张团练、合卫官员,出人情与他挂轴文庆贺,俱不必细说。

    16、《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当下蔡御史让宋御史居左,他自在右,西门庆垂首相陪。茶汤献罢,阶下箫韶盈耳,鼓乐喧阗,动起乐来。西门庆递酒安席已毕,下边呈献割道。说不尽肴列珍羞,汤陈桃浪,端的歌舞声容,食前方丈。两位轿上跟从人,每位五十瓶酒、五百点心、一百斤熟肉,都领下去。家人、吏书、门子人等,另在厢房中管待,不必细说。当日西门庆这席酒,也费够千两金银。

    17、《金瓶梅》第五十八回《潘金莲打狗伤人 孟玉楼周贫磨镜》:西门庆叫将崔本来会乔大户,那边收拾房子,开张举事。乔大户对崔本说:“将来凡一应大小事,随你亲家爹这边只顾处,不消计较。”当下就和甘伙计批了合同。就立伯爵作保,得利十分为率:西门庆五分,乔大户三分,其余韩道国、甘出身与崔本三分均分。一面修盖土库,装画牌面,待货车到日,堆卸开张。后边又独自收拾一所书院,请将温秀才来作西宾,专修书柬,回答往来士夫。每月三两束修,四时礼物不缺,又拨了画童儿小厮伏侍他。西门庆家中宴客,常请过来陪侍饮酒,俱不必细说。

    18、《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韩道国道:“这里使着了人做卖手,南边还少个人立庄置货,老爹一定还裁派我去。”老婆道: “你看货才料,自古能者多劳。你不会做买卖,那老爹托你么!常言:不将辛苦意,难得世间财。你外边走上三年,你若懒得去,等我对老爹说了,教姓甘的和保官儿打外,你便在家卖货就是了。”韩道国道:“外边走熟了,也罢了。”老婆道:“可又来,你先生迷了路,在家也是闲!”说毕,摆上酒来,夫妇二人饮了几杯阔别之酒,收拾就寝。是夜欢娱无度,不必细说。

    19、《金瓶梅》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第二日清晨,夏提刑就来探丧吊问,慰其节哀。西门庆还礼毕,温秀才相陪,待茶而去。到门首,吩咐写字的:“好生答应,查有不到的排军,呈来衙门内惩治。”说毕,骑马去了。西门庆令温秀才发帖儿,差人请各亲眷,三日诵经,早来吃斋。后晌,铺排来收拾道场,悬挂佛像,不必细说。

    20、《金瓶梅》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那日,乔大户、吴大舅、花大舅、韩姨夫、沈姨夫各家都是三牲祭桌来烧纸。乔大户娘子并吴大妗子、二妗子、花大妗子,坐轿子来吊丧,祭祀哭泣。月娘等皆孝髻,头须系腰,麻布孝裙,出来回礼举哀,让后边待茶摆斋。惟花大妗子与花大舅便是重孝直身,余者都是轻孝。那日李桂姐打听得知,坐轿子也来上纸,看见吴银儿在这里,说道:“你几时来的?怎的也不会我会儿?好人儿,原来只顾你!”吴银儿道:“我也不知道娘没了,早知也来看看了。”月娘后边管待,俱不必细说。

    21、《金瓶梅》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官客祭毕,回礼毕,让卷棚内桌席管待。然后乔大户娘子、崔亲家母、朱堂官娘子、尚举人娘子、段大姐众堂客女眷祭奠,地吊锣鼓,灵前吊鬼判队舞。吴月娘陪着哭毕,请去后边待茶设席,三汤五割,俱不必细说。

    22、《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话说到十月二十八日,是李瓶儿二七,玉皇庙吴道官受斋,请了十六个道众,在家中扬幡修建斋坛。又有安郎中来下书,西门庆管待来人去了。吴道官庙中抬了三牲祭礼来,又是一匹尺头以为奠仪。道众绕棺传咒,吴道官灵前展拜。西门庆与敬济回礼,谢道: “师父多有破费,何以克当?”吴道官道:“小道甚是惶愧,本该助一经追荐夫人,奈力薄,粗祭表意而已。”西门庆命收了,打发抬盒人回去。那日三朝转经,演生神章,破九幽狱,对灵摄召,整做法事,不必细说。

    23、《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次日,推运山头酒米、桌面肴品一应所用之物,又委付主管伙计,庄上前后搭棚,坟内穴边又起三间罩棚。先请附近地邻来,大酒大肉管待。临散,皆肩背项负而归,俱不必细说。

    24、《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原来坐营张团练,带领二百名军,同刘、薛二内相,又早在坟前高阜处搭帐房,吹响器,打铜锣铜鼓,迎接殡到,看着装烧冥器纸扎,烟焰涨天。棺舆到山下扛,徐先生率仵作,依罗经吊向,巳时祭告后土方隅后,才下葬掩土。西门庆易服,备一对尺头礼,请帅府周守备点主。卫中官员并亲朋伙计,皆争拉西门庆递酒,鼓乐喧天,烟火匝地,热闹丰盛,不必细说。

    25、《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早晨,西门庆正陪应伯爵坐的,忽报宋御史差人来送贺黄太尉一桌金银酒器:两把金壶、两副金台盏、十副小银钟、两副银折盂、四副银赏钟;两匹大红彩蟒、两匹金缎、十坛酒、两牵羊。传报:“太尉船只已到东昌地方,烦老爹这里早备酒席,准在十八日迎请。”西门庆收入明白,与了来人一两银子,用手本打发回去。随即兑银与贲四、来兴儿,定桌面,粘果品,买办整理,不必细说。

    26、《金瓶梅》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拜了表文,吴道官当坛颁生天宝箓神虎玉札。行毕午香,卷棚内摆斋。黄真人前,大桌面定胜;吴道官等,稍加差小;其余散众,俱平头桌席。黄真人、吴道官皆衬缎尺头、四对披花、四匹丝绸,散众各布一匹。桌面俱令人抬送庙中,散众各有手下徒弟收入箱中,不必细说。

    27、《金瓶梅》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西门庆不免先具拜帖拜见。正值崔中书在家,即出迎接,至厅叙礼相见,与夏提刑道及寒温契阔之情。坐下茶毕,拱手问西门庆尊号。西门庆道:“贱号四泉。”因问:“老先生尊号?”崔中书道:“学生性最愚朴,名闲林下,贱名守愚,拙号逊斋。”因说道:“舍亲龙溪久称盛德,全仗扶持,同心协恭,莫此为厚。”西门庆道:“不敢。在下常领教诲,今又为堂尊,受益恒多,不胜感激。”夏提刑道:“长官如何这等称呼!便不见相知了。”崔中书道:“四泉说的也是,名分使然。”言毕,彼此笑了。不一时,收拾行李。天晚了,崔中书吩咐童仆放桌摆饭,无非是果酌肴馔之类,不必细说。

    28、《金瓶梅》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 画童哭躲温葵轩》:侯巡抚因前次摆酒请六黄太尉,认得西门庆。即令官吏拿双红友生侯濛单拜贴,递与西门庆。西门庆双手接了,分付家人捧上去。一面参拜毕,宽衣上坐。众官两旁佥坐,宋御史居主位。奉毕茶,阶下动起乐来。宋御史递酒簪花,捧上尺头,随即抬下卓席来,装在盒内,差官吏送到公厅去了。然后上坐,献汤饭,割献花猪,俱不必细说。

    29、《金瓶梅》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初九日,西门庆与安郎中、汪参议、雷兵备摆酒,请赵知府,俱不必细说。

    30、《金瓶梅》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一日,腊月十五日,乔大户家请吃酒。西门庆会同应伯爵、吴大舅一齐起身。那日有许多亲朋看戏饮酒,至二更方散。第二日,每家一张卓面,俱不必细说。

    31、《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众小厮把西门庆抬出,停当在大厅上,请了阴阳徐先生来批书。不一时,吴大舅也来了。吴二舅、众伙计都在前厅热乱,收灯卷画,盖上纸被,设放香灯几席。来安儿专一打磨。徐先生看了手,说道:"正辰时断气,合家都不犯凶煞。"请问月娘:"三日大殓,择二月十六破土,三十出殡,有四七多日子。"一面管待徐先生去了,差人各处报丧,交牌印往何千户家去,家中披孝搭棚,俱不必细说。

    32、《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到二月初三日,西门庆二七,玉皇庙吴道官十六众道士,在家念经做法事。那日衙门中何千户作创,约会了刘、薛二内相,周守备、荆都统、张团练、云指挥等数员武官,合着上了坛祭。月娘这里请了乔大户、吴大舅、应伯爵来陪待,李铭、吴惠两个小优儿弹唱,卷棚管待去了。俱不必细说。

    33、《金瓶梅》第八十八回《陈敬济感旧祭金莲 庞大姐埋尸托张胜》:却说陈定从东京载灵柩家眷到清河县城外,把灵柩寄在永福寺,等念经发送,归葬坟内。敬济在家听见母亲张氏家小车辆到了,父亲灵柩寄停在城外永福寺,收卸行李已毕,与张氏磕了头。张氏怪他:“就不去接我一接。”敬济只说:“心中不好,家里无人看守。”张氏便问:“你舅舅怎的不见?”敬济道:“他见母亲到,连忙搬回家去了。”张氏道:“且教你舅舅住着,慌搬去怎的?”一面他母舅张团练来看姐姐。姊妹抱头而哭,置酒叙说,不必细说。

    34、《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两个商量已定。这来旺就作别雪娥,依旧扒过墙来,到来昭屋里。等至天明,开了大门,挨身出去。到黄昏时分,又来门首,踅入来昭屋里。晚夕依旧跳过墙去,两个干事。朝来暮往,非止一日,也抵盗了许多细软东西,金银器皿,衣服之类。来昭两口子也得抽分好些肥己,俱不必细说。

    35、《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这李衙内见亲事已成,喜不自胜,即唤廊吏何不韦来商议,对父亲李知县说了。令阴阳生择定四月初八日行礼,十五日准娶妇人过门。就兑出银子来,委托何不韦、小张闲买办茶红酒礼,不必细说。

    36、《金瓶梅》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春梅使家人周义去请吴月娘。月娘打扮出门,教奶子如意儿抱着孝哥儿,坐着一顶小轿,玳安跟随,来到府中。春梅、孙二娘都打扮出来,迎接至后厅相见,叙礼坐下。如意儿抱着孝哥儿,相见磕头毕。敬济躲在那边书院内,不走出来,由着春梅、孙二娘在后厅摆茶安席递酒。叫了两个妓女韩玉钏、郑娇儿弹唱,俱不必细说。

    37、《金瓶梅》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陈敬济在府中与春梅暗地勾搭,人都不知。或守备不在,春梅就和敬济在房中吃饭吃酒,闲时下棋调笑,无所不至。守备在家,便使丫头小厮拿饭往书院与他吃。或白日里,春梅也常往书院内,和他坐半日,方归后边来。彼此情热,俱不必细说。

    38、《金瓶梅》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这里薛嫂通了信来,葛员外家知是守备府里,情愿做亲,又使一个张媒人同说媒。春梅这里备了两抬茶叶、粮饼、羹果,教孙二娘坐轿子,往葛员外家插定女儿。回来对春梅说:“果然好个女子,生的一表人才,如花似朵,人家又相当。”春梅这里择定吉日,纳采行礼。十六盘羹果茶饼,两盘头面,二盘珠翠,四抬酒,两牵羊,一顶鬒髻,全副金银头面簪环之类。两件罗段袍儿,四季衣服。其余绵花布绢,二十两礼银,不必细说。

    39、《金瓶梅》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当夜敬济与这葛翠屏小姐倒且是合得着。两个被底鸳鸯,帐中鸾凤,如鱼似水,合卺欢娱。三日完饭,春梅在府厅后堂张筵挂采,鼓乐笙歌,请亲眷吃会亲酒,俱不必细说。

    40、《金瓶梅》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 普静师幻度孝哥儿》:正在犹疑之间,忽见家人周仁,挂着一身孝,慌慌张张走来,报道:“祸事,老爷如此这般,五月初七日,在边关上阵亡了!大奶奶、二奶奶家眷,载着灵车都来了。”慌了二爷周宣,收拾打扫前厅干净,停放灵柩,摆下祭祀,合家大小,哀号起来。一面做斋累七,僧道念经。金哥、玉姐披麻带孝,吊客往来,择日出殡,安葬于祖茔。俱不必细说。

    读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不必细说”,读者或许有话要说。

    第一、小说的艺术构造在于“说”。虽然名称是“小说”,实际上,作者必须绞尽脑汁大说特说。达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境界。

    第二、小说的“说”应当“说”得恰到好处。怎么说体现作者的精神境界和艺术水平。

    第三、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不必细说”,戛然而止,语言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

    第四、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不必细说”,对比“不必说”,是没少说的。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手机短信:*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文人相轻自古使然。对待研究《金瓶梅》的专家学者,正如前译林社社长李景端谈论《百年孤独》所说:“挑他们的错容易,要达到同样的高度很难。”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