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息 >

    永乐影业CEO管峥: PVP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时间:2016-11-02 17:53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申城新闻网 点击:
    历经 13年,永 乐从一个票务平台拓宽成为永乐文化,永乐文化的业务范围涉及票务代理、演艺产业投资、影视宣发制作、体育赛事运营等领域,同时还整合了包括艺人推广、 IP孵化、互 动娱乐等周边产业,为客户提供整合营销、咨询、宣传等增值服务,在 2014年,成

      历经13年,永乐从一个票务平台拓宽成为永乐文化,永乐文化的业务范围涉及票务代理、演艺产业投资、影视宣发制作、体育赛事运营等领域,同时还整合了包括艺人推广、IP孵化、互动娱乐等周边产业,为客户提供整合营销、咨询、宣传等增值服务,在2014年,成立永乐影业。管峥作为永乐影业的ceo,在业内有着十多年成功的宣发经验。

      作为永乐影业团队的构建者,管峥的名字自2014年组建永乐影业之后,不断与《智取威虎山》、《速度与激情7》、《封门诡影》、《极盗者》、《他是龙》等口碑和票房上佳的作品联系在一起。

      作为电影从业者,我们都深知宣传和发行作为电影产业的中下游,有许多难以控制的因素,在电影创作之初缺乏对市场的认知,对作品没有一定的受众把握,都容易令后期接手宣发的团队头疼。在成立永乐影业后,管峥创造了一个从产业前端把控一部电影走向的环境,他更重视产业联动,不仅在创作之初就为后期的宣发做好准备,还启动了演影互动,把电影从银幕延伸到舞台、电视、动漫、游戏,极好地利用了永乐文化这些年来积累的文化消费资源。

      10月27日, 永乐文化2017业务战略发布会上,永乐影业发布了《游戏规则》、《狂兽》、《兄弟别闹》、《九龙城寨》等几部新片,其中《游戏规则》和《狂兽》在明年春天就有可能率先上映了。

      我们有幸采访到了永乐影业CEO管峥,在一个资深从业者眼里,如今的中国电影市场到底已经成长为怎样的市场。而永乐影业到底是攥住怎样的一把筹码,要在日趋激烈的竞争中赢得胜算。

      一个比方:在电影行业,发行公司有点像分销商

      悦幕:不同类型的电影如何宣发,您是否能跟我们分享一些经验?

      管峥:跟很多文化产品比较,电影是一个B2C的文化产品消费形式。它不像电视剧,舞台剧,演唱会,它就是一个纯粹的大众娱乐消费,这是电影的特性。其实成功的电影,都是在你拍摄的时候就基本想好了谁是你的消费者了。而发行公司就有点像零售行业里说的分销商,电影院是我们最终的零售环节。我们更多的是给予产品一个合适的市场策略,如果是我们自己的产品,我们就会在起步做产品策划的时候去想它的受众人群。

      现在银幕越来越多,影片也越来越多,更多的是去考虑你的影片跟别的影片有什么不同,这个就是电影发行行业跟别的文化产品不一样的地方——差异化。电影发行对竞争对手的分析要比别的文化领域多得多。

      悦幕:您作为一位成功的商业片发行人,您觉得文艺片在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前景如何?文艺片有可能实现它的商业化吗?

      管峥:从我们发行公司的角度来讲,我们就是把电影按照一个产品的形式去销售,不同类型的影片用不同的操作方式,来实现产品的最大价值。

      对于文艺片,其实很难有一个明确的官方定义,大家普遍把小阵容、普通演员来讲故事的普通影片称为文艺片,但是其实文艺片也是有商业性的。因为观众的层次越来越高,大家追求的是好的内容。观众对于故事讲不好就用大阵容、大场面来凑的影片,其实已经觉得消费不值了。这时候,大家所谓的“文艺片”,就有了新的出路。

      很多人说文艺片可能很难实现商业价值,这是因为很多文艺片在前期的时候,对于它的市场和前景规划的就不多,这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如果你在规划这个商品的时候没有想到市场目的,那么你在最后销售的时候是一定不会有太可观的市场成绩的,所以文艺片太过追求商业目的这个目标本身就存在悖论。但无论是商业片还是文艺片,只要是优质的影片,都是值得被鼓励的。

      一个认识:《他是龙》有特殊机会,黑马不可被复制

      管峥在不久前刚刚成功运作了俄罗斯电影《他是龙》,在国内取得傲然的成绩。然而管峥十分清楚黑马不能复制,在这样的市场里,更多的黑马可能是在影片筹备阶段就已经策划好的。他并不忌讳提《他是龙》引进前的实际状况,是互联网资源分享让《他是龙》迅速火了起来,他敏锐地嗅到了这一点,并没有将盗版视为洪水猛兽,反而做了大胆的决定,在盗版资源横行的状况下仍然果断地引进了这部小成本的俄罗斯电影。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

      悦幕:《他是龙》在不被业内看好的情况下取得了傲然的成绩,这次成功的秘诀是?

      管峥:《他是龙》这个影片,大家对它的不理解主要有两点,第一就是俄罗斯的电影应该很差,第二就是这个电影已经有这么多盗版了,你怎么能赚这么多钱?我反过来解释,其实,这个电影的盗版完成了你的宣传基数和前期的口碑预热。这是大家从来都没想到的。

      还有,这个影片本身有英语版和3D,因为进口电影只能做一个外语版,我们在英语版和俄语版之间做了很复杂的取舍,最后决定了用英语版。其实俄语版比英语版做得好,但是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讲,英语版更适合大众;另外就是3D。作为魔幻片,最大的卖点就是视效,大家在网络上看到的都是普通的2D版,我们这次上映的3D版本就是盗版享受不到的全新视觉体验,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去做这件事;另外,一般的批片是不会耗资上百万邀请毫无名气的演员来到中国宣传的,但我们打破了传统批片的操作模式,做了更大体量的宣传工作,把本片的主创请到中国,给了网络上的粉丝和他们见面的机会。所以,是依托永乐庞大的资源体系,加上全面而精准的宣传营销,以及覆盖全国的驻地发行系统,我们才收获了这个好成绩。

      悦幕:后面可能会引进更多像《他是龙》这样的黑马类型的影片吗?

      管峥:就像大概十多年前我们宣发《疯狂的石头》一样,其实黑马是不可复制的。我经常跟我的团队讲,用电子游戏的那个术语:PVP,也就是“玩家对玩家”来说,你应该更多地考虑你的竞争对手是谁。其实能够造就黑马,在保证自身先天条件优秀的情况下,能打败当下的对手,这个是最重要的。

      其实在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有非常好的电影,只是我们不知道。那么其实互联网渠道给了我们一个特别好的知道这些和了解这些片源的机会。我会通过这些已经火了的影片,去了解其他国家的知名故事,或者是知名的制片公司,就是他们会不断的有新片出来。

      悦幕:引进批片在你的规划当中占多大的比重?

      管峥:大概一年不超过5部吧。一般来说,宣发成本都在1000万以上,一般做批片的公司不会投这么多钱。但是,我们敢。

      一年三十部电影:一些只有永乐能做的事

      悦幕:明年永乐有什么计划?

      管峥:从我们明年的影片数量来说,大概有30部左右,其中有三分之一是自己有投入的,比如《九龙城寨》、《狂兽》,是从剧本的时候我们就投资了。

      再有三分之一是市面上的影片,我们谈的时候这个影片就已经拍好了,这里面包括国产片,也包括进口片。

      还有一部分是基于永乐文化的平台和资源进行全产业链开发的综合性娱乐产品线。比如《兄弟别闹》,它本身是一个永乐一直在推的高晓攀主演的相声,现在是舞台剧、网剧和电影三个产品一起推。另外,像《九龙城寨》,就是我们一些特色性的尝试,小说、漫画、电影、手游,实现了真正的全产业链开发。如果没有永乐文化这个平台,这些都是没办法实现的。

      悦幕:团队定位是怎样的?

      管峥:有一个概念,永乐文化是一个综合性的文化产品零售商。影业的核心业务是发行,发行公司可以比作一个工厂和流水线。我所有的人,包括宣传、发行、以及全国几十个城市的驻地,他们的工作都像工厂作业一样环环相扣,所有的项目会有一个流水线的方式。我们已经把发行业务做到像流水线一样的工厂化了,所以高效、精准、优质。

      悦幕:除了一些老牌的影视公司之外,最近几年还有一些新兴的视频网站成立的影视公司,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永乐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管峥:我们会利用更多的资源对产品进行整合营销。基于永乐平台,会更多的利用演出和体育比赛。比如,我们有一个人群画像系统,所有娱乐产品的人群都是相似的,这个是我们用的一般的公司采取不到的一个技术工具。我们一直在努力去推进演影互动,就是演出、体育比赛,电影三种产品联动,这种产品别的公司做不了,每一个公司总要有一个特性。此外,我们在手游、品牌、形象授权这方面的比例会从明年开始明显增加。因为我们原创的作品多了,在授权方面的合作就多了。公司的主营结构会增加产品线,不过电影发行的核心地位不会变。

      悦幕:聊聊今天发布的几个项目?

      管峥:今年我们发行和联合发行的影片差不多是做到了5亿,明年我估计应该是在15亿以上,这是我们在票房上的大概基数。

      《九龙城寨》和《狂兽》都属于港产系列,而香港电影人拍动作和警匪两个类型是非常有品质保证的,所以我们在这种类型的片子上会有一个明显的投入比例。

      同时,《九龙城寨》和《兄弟别闹》都属于演影互动的大范畴,就是我们所追求的在电影票房之外,有更多其他非票房收入的产品模式。关于《游戏规则》,一是高希希是我们永乐影业的股东和董事长,二是我们每年都会参与一到两部知名导演具有个人风格的作品。随着合作方越来越多,我们也会有更多不同类型的产品和大家见面。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