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最后的处女3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红木船 点击:
    本小说无关老头子是非。全篇以处女为线,叙写笨科生找老婆的故事,着意不在处女二字,实为牵一线而动全身。记事如真如梦,梦梦连环,奇象异动,所以最初拟题为《连环梦》。后因诸事并未以梦点破,亦虚亦实,好事者或谓其名不正,言不顺,遂改名为《笨科生寻妻

    笨科生又开始了艰难的寻找。找啊找,忽忽不觉间就是几个月过去了。其间笨科生又碰到了那群女子,仍然有阿芳,罗衣,诗诗她们,她们仿佛也在一直找寻什么。见到彼此却不说了话,不像从前那样笑意盎然。他们一个个儿明显老态了不少。诗诗也好像不像诗诗了,见到他一脸的漠然。

     

    最后的处女
     

     

    滴嗒嗒的汗珠子,告诉笨科生的夏天来到。今几明几在笨科生眼里不重要,也早已忘掉。这天,他走了好多路,累啊,路过一棵柳树,这棵柳树高大粗壮,笨科生看一眼就喜欢上了。  

    连日的奔波,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没有亲人在身边,看到这棵柳树,笨科生的心里开了花。没有人,好安静,有小动物们远远的小叫,及虫子的嘶鸣。

    笨科生想正好睡一觉,攒足了劲再走更远的路。为了娶上处女老婆,努力再努力!

    忽然有个老头子过来,横眉斜飞,核桃眼,高嗓门,耳肥发长,其面目虽老,却生动如刻,让人过目不忘。一切趣味,先在他说话之前遗露三分。

    老头子过来慢俯下身,推着笨科生说,天明了该起床啦,让爷爷我睡会啦!

    笨科生说老伯你尽瞎说,日头毒毒的这哪是黑夜。我才躺下的。唉呦,累死我了!

    笨科生不让地儿。老头子没法睡,像个老玩童,从地上拾起一根柳枝,开始搔扰笨科生的胳肘窝啦。老头子说,年轻人,撵了你睡不好,我独睡下也不好,给你抛几个溜溜来……

    笨科生便来了兴致说,好啊,你说你说。

    老头子便溜溜的唱着句,铿锵出一个个段子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头儿我三十年前在河东,三十年后在河西。从河东到河西,中国人民故事多,老头儿我今儿要说一说:

     

    一:

    风烟滚滚唱英雄,天朝趣事多又多。大话科技上天了,豆和大米都转了,断子绝孙快当了,地沟油遍地猖獗了,不用吸毒花钱了,寻死觅活方便了。天灾人祸频不断,高铁豆腐露渣了,有人出来辟谣了。故宫大盗出现了,锦旗错字震撼了,会所传奇上演了。卧底西施显摆了,慈善协会露底了,几枝红杏出墙了。

     

    又一:

    官商扎堆互惠了,巨贪窜到外国了,外钞跑到中国了,物价忽忽上涨了,官商炒房炒烫了,有人屯积聚奇了,医院不再救死扶伤了,大夫嘴上抹糖了,网络广告爆炸了。

     

    又一:

    拆了旧国建新国,拆了旧城建新城。抗拆烈士自焚了,拆迁英雄吐气了。

     

    又一:

    情歌唱了多少遍,主角是个艳照门。十年寒窗修成妖,足疗店里洗金盆。

     

    ……

     

    笨科生听老头子所唱,有的听的清,有的听不很清,越发的感到新奇,就不由的问老头子,老伯,请恕小生冒昧打断,你讲的这些是从何处听来?怎么没有关于娶老婆的溜溜啊?

    老头子看了笨科生一眼,仰天大笑,说,有的有的。接着便听那老头子唱道:

     

    手捏手的见多了,裤裆小鸟钻进了。昨儿还在床上搞,今儿个变成生人了。姨太太们废除了,二奶三奶产生了。离婚事件协调了,情人小三出头了。亲亲爱爱随便了,钱能把爱变真了。老头可享闺女福,少女花钱大方了。淑女单纯又可爱,娶进家门不得了。洞洞随人玩耍过,却说一时失足了。伦理纲常都变了,世道到底怎么了?

     

    听完老头子一番溜溜,笨科生瞪大眼睛,大吼道,老头子,唱得好!接着,笨科生便让出位置,对老头子说,老伯胜似神仙,定能知未来吉凶,请在此安坐,小生伺候。敢求一事,请老伯为我娶妻大事卜上一卦。

    老头子摸摸下巴,说,后生啊,我等同属一类,你也非同小可。我看你聪明过人,所以此来是专候你者。至于你的娶妻大事,你是奔着处女而来,倒是不难。距此柳树东方十数里,有两户人家,各生一女,现在应该和你年纪相当。你的命运机理全在此处,去时须选取一妞,或为良家处女。

    话毕即旋身而去,不见踪影。笨科生惊呼,老伯留步!一挣扎,醒了,是场梦。笨科生仍念念不忘,嘴里连说,老伯真仙人也。遂伏地稽拜。

     

     

    小睡了会,精神头足。笨科生等不及,急切的按老头子所指,于此柳树东方处行进。

    走了十里多,天已近黑,果然有两户人家,早有二女在村口守候。一个姿色一般,稳重纳言,体形微丰,睫毛细长;一个肤润手轻,眉眼可爱,色动情飞。

    前边的这个叫雾儿,后边的这个叫雨儿。是雨儿搭讪的笨科生,说你就是笨科生吧,我听人说有一个浪子,模样憨憨的,困的在大柳树下睡着了。雾儿不信,我信。雾儿便说要打赌,赌一个东西,等在这里的。

    笨科生说,呵,看样子是你赢了。雨儿便嘻嘻一笑,那种快乐很有穿透力,连笨科生的心都感知到。笨科生开始注意她,发现竟似在哪儿见过一般。后细想起一个人来,那便是诗诗。只是现在的这个,形象更真实些,去了一些妖媚。

    雨儿便邀笨科生去家吃饭。这时雾儿的妈妈正好也出来,看到了笨科生,一脸的欣喜,催说道还是去我家吧,我家饭现成,你一定很饿了。

    一句话说到笨科生心上,肚子咕噜着叫了一声。笨科生问雾儿,你家在哪里?雾儿就用手比划了,说只在距此不到一百米的东南向低洼处。笨科生还在犹豫,雾儿她妈早催雾儿在前边带他家去了。

    笨科生心有所念,一步一回首,走走停停,最后还是跟从着雾儿他们去了家。雾儿的妈妈把饭菜准备上来。她爸见了笨科生也热情的招呼,一脸的笑容,竟像是几年前就认识了他,而他却还是有些犯拘束。

    匆匆吃饭了饭,笨科生在地上踅摸,像是找什么,雾儿就问了,你找什么,贼一般的。笨科生说想干活。雾儿妈听见了,扑哧一笑,赶紧说道,你走了远路,先好好的在这儿歇上几天吧。

    这……笨科生没说行也没说不行。过了些时,老两口便出去了,走时说笨科生啊,你可要对俺闺女好些滴。笨科生木然着表情,连说是是是,无话。

    留下这笨科生和这雾儿。笨科生有意和雾儿唠,雾儿却只管低头做活,一会洗衣服,一会扫院子,把个笨科生闲在的很不是滋味。恰此时传来一声清脆连珠的呼叫,笨哥哥!让他如梦初醒机灵了一下。

    朝那边看,见是在村口见着的那个叫雨儿的,此时改了梳装打扮,上着叶绿浅色短袖上衣,下束齐膝牛仔裤,有学生气,有丫头味,有古韵致,巧笑倩兮,眉目盼兮。从容的仪态,灵秀的眉目,自传出一种风流态度。听那动作言语,有几分酷似湘云;瞧那五官形状,竟与诗诗不二。

    有了这么一个小妖精,笨科生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是因为这雨儿太像诗诗了,所以笨科生常常是极快乐突然又傻楞住,团了迷雾般的眼睛若有所思。思考着思考着,笨科生又开始严肃的想娶老婆的事情。

    他开始深思老头子的话。老头子说这边两户人家各生一女,其中一个可以做自己的老婆,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可能是处女。那么谁是处女呢?按照笨科生的经验,雨儿是略有风骚的,雾儿看着老实,雾儿该是处女才对。加之雨儿又酷似诗诗,诗诗已被自己验证过不是处女,那么想必雨儿也定不是处女了。纵然与她万般多情,玩耍得趣,她若不是处女,又怎么可以保证她以后不偷男人呢?每想及此,潜藏在笨科生身上的那独有基因开始发作,笨科生开始违心的疏远雨儿。

    雨儿虽然也能感觉到笨科生的热,却难懂笨科生的郁。不想笨科生活活的一个人,说木就木了。见笨科生有意回避,自讨没趣,雨儿便欲家去。忽又想起什么,临了又问笨科生何时离开,说要送送的,笨科生说不必。

     

    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着笨科生往前走。雨儿走后,笨科生这种力量愈感强烈了——不行!是该把老婆这件事结下来了,要速战速决!

    既然自己需要处女,而雾儿看上去应该不会让人很讨厌,这样的老婆应该匹配。于是笨科生直奔主题,问雾儿,你是处女吗?

    雾儿一听,横眉直竖,立马变色,说笨科生你是神经病!

    笨科生说雾儿你别,别生气。遂把柳树下遇见老头子的事儿给雾儿说了,说你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好人。笨科生说这话是强吐出来的,但为了娶一个处女老婆,笨科生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都可以违心了。他想只要是处女,其余感情的事儿,可以慢慢培养嘛!

    雾儿说,鬼扯!你个叫花子,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

    笨科生说,不是不是,我是本科生,西京大学毕业的。

    雾儿耻笑道,切,才是个本科生就炫耀?好,你要娶我,好,我且问你,你的家在哪里?怎么不见你开着车啊?

    笨科生结结巴巴地说,家,没有,车,没有。

    雾儿越发得了意,略带嘲讽的说,这不结了?你无钱无势,怎么还这么得瑟?我是不是处女,关你屁事?!

    笨科生说,我是流氓你为何还在村口等?

    雾儿气丧道,我等驴呢!早给你鸡巴说过了,当初是我和雨儿打你的赌——不提不气,这个赌让我输了一样东西。遂狠抽了笨科生一巴掌,说,多费老娘口舌!

    在笨科生的印象里,这个雾儿的父母倒是有意向收他做婿,谁知道这个雾儿竟是这么的不通情理。笨科生本打算就走,可这个雾儿实实的气人,不但雾儿是不是处女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连老头子曾经的指点也令他愈发糊涂了。

    笨科生要得到答案,他想看看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处女。如果连这个赖货都不是,那谁还会是?

    想到这儿,笨科生的胳膊就有劲了,他走上角一把搂住雾儿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她乳房上揉搓,很快便摸到她裆部,时轻时重的抚摸揉搓。那雾儿起先倒还像人烈妇似的硬挣,没有几秒钟的时间便软瘫下来,听凭笨科生随意抚弄,时而还发出欢快的呻吟。笨科生已经等不及了,他真的把雾儿的私处拨开了……

    废话少说。笨科生像探险家般终于探出了答案。正在这雾儿还沉浸在美妙的享受时,笨科生忽然停下来,他用手指戳着她的脸,大声吼了句,婊子!不是处还装处!便闷闷的走开了。

     

     

    未走多远,就从后边跟上来一群人。他们说是警察,要抓笨科生归案。笨科生说我犯了什么罪,所谓警察的说,装比,你犯的是强奸罪!笨科生傻眼了。他知道自己的前途一下子毁了,毁给了一时的头脑发热,毁在了一个破女人的手里。

    说也奇怪,在笨科生最无助的时候,想到的却不是父母,而是那个雨儿。他总觉得这个时候妹妹应该会出现,会给自己脱罪。因为雨儿和雾儿在一处长大,是什么人应是最了解的。而且,笨科生相信雨儿会懂自己。

    可是雨儿没有再出现。笨科生很难过,他想起老头子的话,雨儿一定是处女。看来不一定是姿色好的女子都会提前破处,有时候歹女人也最会伪装啊。

    笨科生被警察押着往局子里走。笨科生问警察,你们怎么没开车啊?警察说,开你妈的比!说着就给了笨科生一铁拳。笨科生不敢说话了。

    接着来到了一片荒野。警察们不知从哪儿找来几根铁锹,在黄土地上挖坑儿。笨科生吓坏了,他以为他们要埋他,便疯一般的乱吼,救命哪,坏人要埋我!警察说,闭嘴,不是埋你,是有人死了,没有家属,我们埋掉她。

    过会儿果有人把一个女子提过来,扔进坑里。那女子一点声响都没有,死瘫成一片,想必是早已死掉了。笨科生长长的一串泪莫名就掉下来了。

    又走了一段路,前面是山,西边有河,从河对面悠悠然飘过来一群女子,警察们见状,多有惊恐,有的说有鬼,有的说别乱说,兴许是女仙人。笨科生却不惊讶,因为他早已认出那是故人。时隔数年,那群女子开始露出败相,妖娆的已属不多。笨科生不由感叹世事无常,佳期如梦。

     

    笨科生不想为自己辩解,因为他明白自己确实有罪。在他看来,凡来到世上的人,大多都是有罪的,不同的是有的人被关牢,有的没有。其实大同小异,全国人民都在做牢,只是槛内槛外的区别罢了。

    当然,笨科生不是圣人,虽然他会生出些许空空虚无思想,但并没有断却对人世的留恋。他想如果自己不要娶老婆,现在应该活的很好。如果自己抓妞时抓的不是这是那,或许自己的命运就要重写。

    如此看来,命运也是偶然的啊!既然命运是偶然的,那我笨科生是不是能等到一个偶然的转机,让我重新遇见诗诗呢?或者那个雨儿?想到这儿,笨科生用手打了自己一巴掌,你怎么这么色呢?可是,可是……

    在狱中的日子特别难熬。因为他离经叛道,父母早抛弃他了,有个哥哥也不与他联系。平时忙乱的时候倒不觉孤单,现在这里的死一般的安静,使笨科生深陷冥想的汪洋。现在他不再去想娶老婆的事情了,他开始思考人的意义,开始学会思念一个人。

    现在,笨科生唯一的寄托便是诗诗,他渴望再见到诗诗。想得很了,笨科生的头发就一根根白起来。

    笨科生求狱长给自己一个火和一炷香。他要烧一烧。善良的狱长满足了他这个请求。笨科生烧完香,就乐了,心里舒坦多了,就美美的睡下了。

    此情可待,天厚有情人。诗诗终于再一次走到他跟前。原来是老头子暗地里使了好。先是老头子从外边晃悠进来,他这回没有唱曲,似乎很忙的样子。和笨科生咕唧了几句, 就转身出去,继而便走进来诗诗。笨科生的眼睁得老大,都不眨一下的看住她。

    诗诗对笨科生说,笨,我本竹妖,那姐妹们多是各种小动物变化的,原在一处修行磨炼。只因在一山洞里偷窥了人间的男欢女爱,不由动了凡心,游走凡间,找寻良人。你当初抛弃我并说了日后再续的话,我虽然伤心,更多自愧,因我是妖精,不配你的人身。后来我潜力修行,终于修炼成人,后来你遇到的那个雨儿便是我的人身。那时再见你,心儿欢欢的像兔子,可你却不理我。我理解,你是有苦衷的。

    笨科生赶忙拽住诗诗的衣襟说,连连恳求:诗诗我错了,跟我回去吧?

    诗诗汪汪的泪水便从水眼窝里涌出,淌了数滴,撑住不复掉。诗诗装作很坦然的说,我们现在是在梦里,除了这个机会见,再无其它可能了。这次的相见,还是一位老伯相助。因为我现在是一只孤魂野鬼。

    笨科生的心痛着,却不懂为什么这么活活的人,却说自己是鬼了?笨科生大声说,诗诗,你好好的,怎么就变成鬼了呢?

    诗诗说,我是被一个警察奸杀的。

    笨科生忽然回想起在荒野地的事情,所谓警察们埋掉的那个女子应该就是诗诗。

    诗诗说,雾儿姐姐报了警,警察就去追你,我怕你吃亏,拦住他们,他们把我推开,继续追,有一个瘦瘦的警察却偷偷留下来,猥亵我,我不从,他们就连同我的生命一齐毁了。

    听到这儿,笨科生捶胸跌足,喊道,天理何在!警察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要报仇!

    诗诗说,笨,我既然肯给你说这些,便不是要你为我报仇,更不想让你痛苦。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天道循环,该是我的罪孽没有洗清,用这种方式了结罢了。

    笨科生说,不!你是好的!你要是坏了,还有哪一个会好?笨科生像个小孩子般大哭不止。

    诗诗说,笨你不要哭,我以为人世是好的,就修成了人,谁知还不如当初做妖怪的日子。唉,不管是人是妖是鬼,反正就是一场子。

    听笨笨这样说,笨科生渐复平静。他近前捉住诗诗的手,抱住诗诗,长久不分。最后,笨科生咬紧牙关说,诗诗,我要跟你一起走!

    诗诗却有些着急了,说,别,你可千万别!便要不顾一切的逃走。笨科生就追,一蹬腿,手一挥,自知是场梦。

    笨科生回想方才景象,感觉诗诗的模样还在面前生动着,并没有消去,仿佛这手上身上还残存着她的温度。

    笨科生感慨世风败坏,深念诗诗的好,自知像诗诗这样的处女是再没有了。他不忍诗诗在地府受孤受冷受欺负,同时他深感罪感迫求超脱,于是奋力的仰起手臂,猛可地朝墙壁上碰过去,一径追随诗诗去了。

     

    继而有唱曲的来,走近了看清,正是那柳树下遇到的老头子路过,手提酒壶,一走一摇,踉踉跄跄,一身泥浆,像是在哪儿摔倒过一样。口里当然少不了溜溜:

     

    世人都晓神仙好,却把鸡毛看重了,神仙都说人间好,却把仙丹弄丢了。世上都说金钱好,老婆却被腐化了,神仙都说做爱好,是人是鬼都笑了。

     

    此段故事告一段落。后有好事者提及,说老头子使坏,坏了笨科生及女子性命,有的说老头子善心,本意为搓合,奈何笨科生一念之差择人不当,遂导致了悲剧。有的说,命运无常,责人先责己。老头子清风仙体,使笨科生追随诗诗,良心得舒,远离俗恶,是为解脱。众说纷纭,躁动一时。

     

    红木船结语:本小说无关老头子是非。全篇以处女为线,叙写笨科生找老婆的故事,着意不在处女二字,实为牵一线而动全身。记事如真如梦,梦梦连环,奇象异动,所以最初拟题为《连环梦》。后因诸事并未以梦点破,亦虚亦实,好事者或谓其名不正,言不顺,遂改名为《笨科生寻妻记》,也最为通俗。后思及笨科生所有寻妻行径皆似抓阄,故又有《抓妞》一题,着力点在人生无常,充满偶然。因属悲剧故事,不免引人作种种想,既以处女为线,不如就以处女为题,遂作《最后的处女》,稍警世人之俗。

     

     

     

    红木船2011720

     

     


    Tags: 最后的处女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