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雪 红楼阁

    时间:2015-09-11 23:54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大雪覆盖之下,天地一片苍茫。枯树,瞬间流窜过的野兔,稀疏的炊烟,都孤立无援地生存着。因为这场雪,世间洁净得犹如刚出生的婴孩。 一村妇提着水桶踏过厚雪来到小河边。那小河却早已冻上了冰。村妇拿出随身带的捣衣棒将河面砸出一个小洞,以便打水。 远处

      大雪覆盖之下,天地一片苍茫。枯树,瞬间流窜过的野兔,稀疏的炊烟,都孤立无援地生存着。因为这场雪,世间洁净得犹如刚出生的婴孩。

      一村妇提着水桶踏过厚雪来到小河边。那小河却早已冻上了冰。村妇拿出随身带的捣衣棒将河面砸出一个小洞,以便打水。

      远处飘来歌声,轻轻幽幽,村妇听得恍如隔世。定睛一看,是一道一僧。那道人却是个披头散发的跛子,口中所唱:

      “花里月中终要醒,

      何必等到大归时。

      莺莺燕燕看不尽,

      不如青峰林中寻。”

      村妇心中暗度:“这道人看似疯癫,所言却似含道理。”定睛再看那和尚面善得很,忽大惊,手中捣衣棒落入河中,撞在冰上“当”的一声。

      和尚也是一惊,忙向和尚一拜倒底不起。道人道:“你的风月账并未了清,如何得正果?快去吧。”说完从怀中掏出一物,递于和尚。和尚

      接过一看,更是不敢起来。

      道人笑道:“你不去,怎么走?有来才有去,不了怎重生?”和尚恍然大悟,笑拜三下,起身向村妇走来。

      村妇却早已魂不附体,泪如雨下。和尚走到跟前,将那牢什子捧给村妇。

      村妇战战兢兢接过,泣不能声。和尚笑道:“有因才有果,无因人空留。当日绛珠草下凡还泪,才有木石前盟。今日各归其位,你也不必伤心了。”

      村妇冷笑:“你只念木石前盟,怎不提金玉良缘?”

      和尚笑道:“你也安心,有因必有果。明年就有答案。”说完回头就走。

      村妇在他身后哭道:“你就如此狠心?”

      和尚却再没有回头。一僧一道就此离去。歌声又起:

      “花里月中终要醒,

      何必等到大归时?

      莺莺燕燕看不尽,

      不如青峰林中寻。”

      村妇木然,待看手中那牢什子,却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玉。村妇大怒,将玉砸在地上,又踩又跺。口中哭道:“人都去了,我要它做什么?”哭着

      并不解气,又从脖子上生生拽下一条金链,链上挂一金锁片,一并扔在地上再哭。一口气上不来,晕到在地。

      雪又下,落在她身上,并不化去。

      少时才有一女子奔来,一见惊慌不已,大喊:“二奶奶,二奶奶!”

      哪里听得见?又掐其人中,那村妇才吐出痰水。见那女子,又哭道:“袭人啊,他走了,真的走了啊!”

      那女子惊道:“谁?谁走了?”起身四处张望,哪里还有人影?

      那日起,村妇肚子日渐变大。第二年夏,却是难产。苦喊了三日终于产下一女。女子将女婴抱到她眼前,看去,孩子眉目中竟然有些象一位故人。

      村妇低声道:“霁月难缝,彩云易散。袭人,就叫她月云吧。”女子答应。村妇又道:“我不行了。你替我好好照顾她。”女子也看出来了,只是

      哭,又答应了。

      村妇又自语:“不如青峰林中寻。原来如此。青峰?林?”

      忽又道一声:“我懂了。”就再不言语了。

      女子将手放到她鼻下,大哭起来。

      一男子急忙进屋,问女子:“二奶奶怎么了?”女子指着村妇的尸体,

      不能言语。男子安慰她:“你也不必伤心,人死不能复生。”

      女子哭道:“玉函啊,你又怎知我的心!二奶奶不死,我只当还在园子

      里头,她死了,我怎么办?”

      男子将她搂在怀中,低声:“你还有我啊!”

      女子抬头看着他,许久才缓缓道:“你的松花汗巾呢?”

      男子从身上解下,交与她。女子看着汗巾,竟哭不能止了。

      一个屋子里,两个人在哭。那孩子却笑得很欢。

      小可涂鸦,没什么深的意思,只是将曹老的一些提要融合在一起罢了。大家大可全当玩笑看。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