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童年的游戏:秋天的果实

    时间:2015-08-23 20:1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童年的游戏:秋天的果实

      本来打算在写冬天那些游戏的时候,把秋天里玩的故事一表而过,感觉秋天的季节里没有什么突出的东西值得写,可是在记忆里仔细一搜索,蓦然觉得还是有些 有趣的故事值得回忆的,这些经历每年都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伴随着童年的时光。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到处是丰收的景象,成熟的庄稼和果实是人们一年的希 望,是人们丰衣足食的保障,都盼望有个好收成,那样生产队分红的时候每天的工分就多值些钱。我要说的是在瓜果梨桃以及能够生吃的蔬菜都基本成熟的时候,人 们的心里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几乎一年都没有见过瓜果的孩子们,看到集体种植的这些好吃东西都眼红,有时可谓垂涎三尺,大人们心理的反应也应该如此,只是他 们表面掩饰的比较平静,深藏不露而已。大队和生产队的领导此时如临大敌,保护好丰收的果实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一方面制定大家都必须遵守的“护秋保收公 约”,另一方面抓紧挑选那些责任心强的人看护这些果实,这些人的官称叫“看青的”,这个活是很让人羡慕的,工作量不大就是庄稼地边溜达,抓住偷庄稼的人他 可以随意处理,也可以不处理送个人情,尤其遇到女偷窃者还可以调戏一番,听说那个“看青”的“大仓子”抓住邻村的一个大姑娘,就把人家侮辱够呛,后来那个 姑娘在邻村当了电影放映员和妇女主任,人长得非常漂亮,一想到被这个吃死猪的人(人家把病死的猪扔掉,他就捡回家吃)凌辱真是义愤填膺;“看青的”还有一 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己可以肆无忌惮地往自己家里偷。
    这里先说说秋天里偷西瓜和香瓜的故事,那时村里四个生产队每年都要各自种植一片瓜地(香瓜和西瓜),成熟的时候按照人口分配给每个社员家庭。瓜园从开 园到罢园每家能分个四五次吧,但分到的数量对那时的每个家庭来说,就是杯水车薪供不应求,大人孩子都吃不够,尤其是孩子馋得直淌“哈喇子”。怎么办呢?向 看瓜的人要吧人家不给,去买吧又没有钱,回家里去吃生产队分配的瓜吧,更是人多瓜少而且父母看管得非常严格,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在家里一般是搞平均主义 的,小一点的孩子或许能沾点便宜。被逼无奈的人们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去偷,想吃什么就去偷什么。四十多岁的人,如果在农村生活过,那一定都有偷生产队 瓜的经历,也都有被看瓜的人抓住的经历。生产队的瓜地一般都种在离屯子一二里地的地方,队长聪明的就在瓜地周围种植一些黄豆、窝瓜、谷子等农作物,这些低 矮农作物隐蔽性差,使偷瓜人难以藏身。没有脑筋的队长就种植一些玉米、高粱、向日葵等高杆作物,无意中帮了偷瓜人的大忙。瓜还没有成熟的时候,我们这些小 孩子就开始惦记它们了,早就把那几片瓜地的位置侦察清清楚楚了,甚至亲自到瓜地里勘察一番,弄清楚什么地方种的香瓜,什么地方种的西瓜,瓜地周围都种的是 什么庄稼,选择好偷瓜的来去路线和最佳的藏身位置。瓜快要成熟的时候,生产队开始在瓜地里搭瓜窝棚,瓜地小一点的就在地中间搭一个,地大些的就在地两头各 搭一个,瓜窝棚是用木杆和草搭建起来的,正面看形状是三角形的,里边还搭一个板铺,上边铺的也都是草,瓜窝棚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鬼子的岗楼。刚搭好瓜窝棚 头几天是没有人住的,看瓜人只是每天来溜达看看,这个时候我们没事就到瓜窝棚里玩,躺在里边的草铺上盼望着瓜熟蒂落,琢磨着偷瓜的手段和细节。总会有那么 一天有人说某个生产队的瓜熟了,偷瓜的游戏也就开始了。一般情况是几个比较要好的孩子在一起一商量就决定去偷瓜了,在去瓜地的路上就开始小心翼翼,接近瓜 地之前就钻进那些高杆的庄稼地里,把自己的行踪隐藏起来,在庄稼地里艰难地向瓜地挺进,最后找一个离瓜地又近又隐蔽的地方潜伏下来。如果这片瓜地是一个瓜 窝棚的,就在能够看见瓜窝棚的地方观察一阵,看那个看瓜的人在不在里边,不在里边再看瓜地里有没有他的身影,如果看见人家在瓜地里巡视,就不敢轻举妄动 了,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看瓜人回窝棚,闻着阵阵瓜香心里象猫挠似的,看到看瓜人一旦回到瓜窝棚,就开始往瓜地里爬,象电影里一样匍匐前进,进入瓜地后不管三 七二十一,专门挑大个香瓜和西瓜摘,力争把所有的衣兜装满,实在不行就把上衣掖到裤腰带里,把瓜装到怀里,瓜蛋上的毛毛一个劲地磨肚皮,第一个装满的人就 开始往出爬,其他的人也跟着陆续爬出来,回到庄稼地里才能站起来,走到离瓜地稍远一点感觉安全的地方,坐在那里开始品尝战利品,偷来这些瓜连一半成熟的都 没有,不熟的就撇掉,挑熟的吃,吃一顿后感觉不过瘾再去偷,记得当时还有一段顺口溜:“下定决心去偷瓜,不怕牺牲往里爬,排除万难挑大的,争取胜利拿回 家”。这样的偷法随机性很强,馋了就去偷,如果遇到看瓜人很认真,经常巡视或者不进瓜窝棚里边,就很难得手。遇到认真的看瓜人怎么办呢?真的束手无策了 吗?办法总是有的,当时的人们用过四种方法,一是先派一两个人去瓜窝棚,看瓜人看见窝棚那里来人必然要离开瓜地回来应酬,这一两人就和他们闲聊,或者直接 向他们要瓜吃,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想方设法缠住他们,另一伙人趁机爬进地里去偷,偷出来后到指定地点等那一两个人回来,汇合后一起吃瓜;二是派两个人在远 离瓜窝棚的地方,直接冲进瓜地摘几个瓜就跑,看瓜人发现后就连喊带骂地去追赶,看瓜人一离开,另一伙人从另一头冲进瓜地摘个够,在看瓜人返回来之前离开, 然后到约定的地点汇合吃瓜;第三种方法是把两三根细木杆或者竹竿接在一起,一头安装个铁钩,用这个东西去偷瓜,人藏在瓜地边上的庄稼地里,用这个工具一个 一个往外钩,这个方法比较费劲,触及到的范围较小,更换地方也很不方便,有时连瓜带秧给拽下来一片,而且钩回来的瓜熟的很少;第四种方法就是对那些胆小而 有特别吝啬的看瓜人,晚上去偷,看他从瓜窝棚里出来就撇石头打他,还捏着鼻子骂他吓唬他,一般的人都害怕这阵势,吓得赶忙躲回瓜窝棚里不出来了,偷瓜的人 冲进瓜地摘个够,其实这就是抢了。包括我在内为什么说偷瓜的人都有被抓获的经历呢?经过分析发现原因还真不少,一种情况是爬进瓜地正偷呢,看瓜人这时正好 到瓜地里来巡视,跑已经来不及了,就在瓜地里找个自认为隐蔽的地方爬在那里不动,希望侥幸躲过去,这时看见看瓜人向自己这边走来,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心 跳,希望他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就改变行走路线,希望他眼神不好使,最后希望什么也没有用还是被抓住,几个孩子同时趴在瓜地里人家能一个也不发现吗?发现一 个就都露馅了。第二种情况是偷瓜的时候,有人感觉偷得很多了,光顾高兴了或者过于紧张,站起来就往瓜地外边跑,结果被看瓜人发现,直接让人家追上了,或者 顺脚印跟踪抓获,好几次我和小朋友们正在那里得意洋洋地吃瓜呢,看瓜人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大喝一声:‘小兔崽子,叫你们偷瓜’,如同神兵天降,吓得我们 目瞪口呆正好束手就擒;第三种情况是偷瓜的人在瓜地周围转悠的时候被看瓜人发现了,人家就事先埋伏在瓜地里守株待兔,当偷瓜人偷偷摸摸往瓜地里爬,还以为 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人家已经站在他们的头顶了,正得意地看着他们笑呢,还没有摸到瓜就成瓮中之鳖了。被抓到的人一般有三种处理方法,一是打骂一顿放回 家,二是找家长,让家长收拾你,三是按照生产队的“护秋保收公约”处罚。
    偷大队菜园子的沙果、李子、苹果,还有柿子、茄子、胡萝卜等蔬菜的方法和偷瓜的方法大同小异,不再鏖述,只记得有一次偷菜园子的西红柿,被姥爷和给我 起“绰号”的二舅爷他们发现了,把我们几个撵得走投无路,没有办法我们“猫”在麦地里,结果还是被姥爷他们给抓住了,姥爷一看还有我,就假装骂我几句就把 我们放了,二舅爷瞪着眼睛好像很不甘心似的。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