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难以忘却的蒲城

    时间:2015-08-23 20:14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蒲城在浙南温州苍南县东南,但它不是传统和流行意义上的城,而是一个古老的小乡镇。 我未去蒲城,先闻其名,知道它是一座国内保存最完整的明代抗倭名城堡,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年初夏,我在老友庄传选先生父子陪同下有幸到此一游。 传选先生是温州清

    蒲城在浙南温州苍南县东南,但它不是传统和流行意义上的“城”,而是一个古老的小乡镇。
    我未去蒲城,先闻其名,知道它是一座国内保存最完整的明代抗倭名城堡,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年初夏,我在老友庄传选先生父子陪同下有幸到此一游。
    传选先生是温州清朝反贪志士庄以莅的后人,也是全国“百强小学校长”之一。拙著历史小说《平阳奇冤》便是以庄以莅为主要人物,按真实历史事件创作的,因此,我与庄传选、庄庆赢父子也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们早饭后出发,一路谈笑风生,在浙南优美的山光水色中驱车约两小时便来到蒲城。庆赢的战友郑存顺是蒲城人,他热情地为我们当起向导,能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着蒲城的历史与现状。
    从他的口中和一些资料里,我们了解到早在唐朝,诗人陈陶途径蒲门就留下了《蒲门戍观海》一诗。“廓落溟涨晓,蒲门郁苍苍”,那时,蒲门仅是通往福建古道中 的一个小驿站。当时的蒲城三面临海,北靠龙山,历来为海防重地。这里长有一种蒲草,所以自唐起便称蒲门戍。元末明初,沿海一带屡遭倭患,洪武十七年 (1384年)朱元璋决定从山东南至浙江,督建五十九座防卫性的城池,最南的一座便是蒲门,与壮士所、沙园所同属金乡卫。后来因为倭患日炽,壮士所多次失 守以后便并入了蒲门,遂改称“蒲壮所”。“所”,是明代设立卫所制后驻兵的地点。沧海桑田,现在在蒲城已经看不到海了,入目满眼的是一片良田与苍山。
    蒲城很小,小得你难以想象。面积还不到半平方公里,但它确是个保存完好的古城堡,直到现在,里面仍然悠哉悠哉地生活着近两千人。
    蒲城虽小,但它的城墙却高大结实,雄伟壮观。城墙外围用条石和块石堆砌,中间填有夯土。城墙周长2400米,城门3座,城垛610余口。可以抗台风,拒海 潮,抵倭寇,保军民。它东南西三向有威远门、正阳门、挹仙门,各设城楼,并筑有规规矩矩的瓮城。北面城墙依山而筑,易守难攻。门楼为木构建筑,城门为拱形 结构,由规整的块石砌筑。东门的城墙上有一棵巨大的榕树,枝干如铁,裸露的树根斑斓嶙峋,巨大蘑菇形的树冠宛如云霞,引人发思古之幽情。城墙上有贯通东南 西门的跑马道,城内街巷弯曲迂回,曲径相通,利于巷战。整个城墙,城堡乃至民宅,基本保存如旧。
    当地民谣有:“一亭二阁三牌坊、三门四巷七庵堂、东南西北十字街、廿四古井八戏台”可见里面文物古迹之丰富,也可以看出这里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
    面对这个在明洪武年间所修建的古城堡,你不能不惊叹古人的能耐、学问和文明。
    进东门不远,就是近代昆剧艺术家叶良金故居。
    说起叶良金,知道的人不多,只有研究昆曲的业内人士才知道,不作多述。但说起叶良金故居院子里的那口井,名气可就大了,它就是读书人家喻户晓的“无糟 井”。传说吕洞宾云游来到一家酒店饮酒,他一口气饮了三瓮,正饮得高兴头,店主说没酒了。吕洞宾说:“贫道酒兴正浓,怎说没酒了?”店主说:“小人小本生 意,没有本钱多贮备,请师父原谅,待小人再去为师父打酒。”吕洞宾酒未尽酣,心中痒得难受,怎等得了!他有些恼怒,但看到店主一副真诚的样子,也不好发 作。便把店主拉到小井边,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对店主说:“你这个井中的水变成了酒了,快打来与贫道饮。”吕洞宾饮走后,这口井的水变成了酒,店主无本万 利,发迹了。一年后,吕洞宾又过此店,店主自是热情款待。酒后,吕洞宾问店主现在还有何难处。店主说:“师父,你赐我那井酒,但为什么没有糟呢?我养的猪 没饲料!”吕洞宾听了,哈哈大笑,拉着店主来到井边,口中念道:“人心节节高,有酒嫌无糟,化啊———”从此,井中的酒又变成了水。这个故事版本很多,大 同小异,但劝人不可贪心主题是一样的,遗迹古风跟蒲城的古貌浑然交融。
    就这么大一点点的地方,住在这里的人,居然有自己的语系,能说外面人听不懂的话!有他们自己独特的习俗和节日!我想,这是当年抗倭军士是来自四方的结果。 当时,他们在这里驻扎,战则为军,和则为民,是他们的血汗与经历铸就了这个城堡以及它的风俗,并子子孙孙在这里繁衍生息,一代代传承继续。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也有他们为之骄傲的人物:宋代探花陈桷,其孙户部侍郎陈岘,曾孙兵部侍郎陈昉,著名文学家、诗人华文漪,女诗人谢香塘,昆剧艺术家叶良金都是蒲城人。
    城堡内古老的街道干净整洁,铺面陈旧的门板和柜台早已久违,油光水滑的石板路与房檐上古老的花纹瓦当,绽露着岁月的沧桑。家家毛石堆砌的围墙上长满了墨绿 的爬墙虎与野草,与庭院里的花草树木相映成趣。这一切,使我立刻就回忆起故乡六安,儿时,我最喜欢在别人家围墙的石头缝里捉虫子玩。现在,那些旧巷老街已 经不复存在,古城市井的风貌踪迹全无,留在脑海里怀旧的情绪却清晰可见。
    石墙灰瓦,树阴院落,荫苔落叶,自然而超脱,安宁又平和。蒲城里的人们耕田养殖,自得其乐。一切是那么安详,那么静怡,它远离尘嚣,洁身自好,与世无争,随遇而安。
    怀古之余,我对它产生了留念,幻想我也应当在这里生活:书案庭院,诗酒逍遥——当然,这是不现实的,我身不有己地还要回到现实中来。
    下午,我们告别小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世外桃源。
    离开蒲城已近半年,面对现代城市的繁忙和巨变,我的内心却时常飞回这个与我毫不相干的蒲城。
    我想,这就是蒲城不为人知的魅力。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