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笑然录

    时间:2015-08-23 20:09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笑然录

    零六年的春节,我没回家,一个人待在紫清山的小木屋。看书写作,窗前养了一盆水仙,日日浇水,就是不见花开。渐渐花骨朵出来了,就是不开,急死人也!春节 那天早晨,阳光特好,我被一种香味唤醒,睁开眼,啊,花全部开放,我大叫起来。满室盈香。今年的春节再购一盆水仙,也希望春暖花开,而春天的时候我要去看 海!

    如果每句话都要记住,岂不累死人?因为人在欢乐时与安静时说的话是有别的。如果一个男孩子或女孩子在欢快的时候对你说爱你,你别激动。说者应慎听者应慎,免得都累!

    嘶哑的胡琴声又在五联西苑响起,这个城市并未停歇。
    它“穿林渡水”而来,流行的民俗的西方的,这些街头艺术家才不管呢,听到什么是什么,今晚那位盲人艺术家拉的都是我喜欢的曲子,仿佛我知心也!
    过路人时时投币,那位艺术家早就忘了眼前,陶醉其中,一首《上海滩》拉了不知几遍,翻来覆去就是开头没有更深,看来他不会潜水,也不知深浅。
    我上了楼,那胡琴声仍是传来,已变成了《女人花》。当年伯牙遇子期不过瞎猫碰见死耗子,当年盲诗人荷马抱着六弦琴唱遍了希腊,谁会想到成为西方文学的源头 呢?疲于奔命的社会青年,在夜里听到这流浪的胡琴声也是最好的享受吧,这个世界让人更累,活着,就是累、睡!这个城市不是他们所吹的休闲之都,除非你成为 富人!
    《徒然草》里说一青年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奔波流离不就是说的我吗?

    重看了法国电影《红与黑》,仍然是惊心动魄,这爱情,这青年的叛逆,这火热的力量,一个处于底层青年为了出人头地的奋斗、挣扎,谁能说那是一个歧途?而于 连是我十八岁以前的偶像,当然不是学他跟贵妇人私通,不是学她勾引贵族小姐,而是那种火一样的执着。跟着于连我也学会了演讲,演讲是血在喷薄!是用鲜血来 向旧的事物斗争!

    还好,心情渐渐晴朗,偶尔阴有小雨,随即又晴。做好了打算,就不会被眼前难堪所扰。愿你也在这个冬末好起来。春天不远,冬安!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