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苇草,野火,夕光

    时间:2015-08-23 20:07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苇草,野火,夕光

      我站在微微晚风的水岸,朝西边的天空和山峦遥望。
    我望见黄昏里连天的苇草从我的脚下向着远方的山峦和云彩铺开,像是万千折戟的士兵,苍茫悲壮地静立。
    那些枯萎的苇草或折或斜,或立或仆,却都清一律地向着高天间的浮云站立成不屈的姿态。折断了的,留下了半截笔直的躯干;被朔风吹斜了的,还依稀留有残存的伫望;纵使那些倒下的苇草,也跌仆成一种悲壮的姿态,向着风行走的方向。
    冬日的风吹着。
    我知道这无边的萧瑟与凋零里,所有的葱茏与葳蕤已经不再属于苇草了。留给苇草的只有等待。
    那些连接着天的渐黄渐枯的色调,一直地向着落日的山峦和云彩枯萎开去,一点一点地侵占了我整个的视野,又一点一点地沉进博大无垠的夜色里。
    野火
    我在连天的枯萎里回望。
    草木萧萧,我的身后镀满了落日温暖的霞辉。身后的枯萎还在继续着悲壮,而眼前的景象却令我无言的陷入更深的沉默。
    这是一片野火刚刚行走过的堤坝。我曾经在春天里见过堤坝上嫩绿的勃发,在夏日里望见青草铺展的葳蕤。而现在,我是站在了这一片曾经勃发和葳蕤的岸边,看见野火行走过的地表上,无数苍黑沉默的冷石。
    倏然的野火几乎荡尽了所有,只留下无数苍黑的石头和浅浅的一簇簇灰烬。那些曾经在草叶中流连和嬉戏的萤虫的光,那些一直没有名字的微笑的花,那些在细细的草叶间追逐和留连的风,那些孤独的虫鸣和鸟啾已经随着季节悄悄的走远,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一丝怅然的背影。
    满目的黝黑,苍黑,墨黑。死一般的宁静。
    几处稀落的荒草残留着风吹过的语言,朝同一个方向齐刷刷的凝望。在这样的荡涤和行走里,我不知道这些苇草在沉思着什么,又在等待着什么。是肆虐的风的席卷?抑或是野火重回的收割?还是来年里轮回的萌发和葱茏的守望?
    而眼前的野火却仿佛一刹那间就荡涤了所有的悲壮和腐朽,只留下片刻燃烧的记忆。我仿佛听见席卷山野的苇草的歌唱,看见噼叭叭的火焰悲壮的行走。
    那残留的记忆是火与风的舞蹈吗?是光芒与烈焰拥抱快意的战栗吗?还是决然迎接的自我的涅磐?
    夕光
    我是无言的。一如现在正映照着漫天夕光的湖水。
    身后的枯萎和眼前的毁灭界限分明地存在着。我站在这枯萎与毁灭的交接,忽然被夜晚的风吹落了一再也不能承受的泪滴。
    湖面的雾升腾起来了,袅袅地去迎接山中的雾气,然后无声地融合,细语。我望见水面和群山之间,薄雾苍茫,许多细碎的余晖洒在暗绿色的水面,闪着粼粼游动的光。风却不冷,只有黝黑的群山在苍茫的雾气中奔跑,如黛。那里,是有着暖暖的灯火和鸡鸣的。
    夜色更浓了。向西,我隔着茫茫的薄雾望见山峦的顶端一弯银钩在夕光中留连,在流连中与我长久地对视。近处、远处,一些光正在走向消失,而另一些光芒却无声的绽放,比如那颗刚刚亮起的星星,比如远方城市的灯光,比如黝黑的山岚里温暖的灯火。
    天更加的暗了,风也有了行走的脚步,有了丝丝如篁如笛的声音。西天的云彩也由绯红转到了驼红,转到黯红,直到渐渐淡了下去,与远处的山连为一体。
    水面上失去了最后的光,一星如豆的灯火在雾的山岚里明灭。那些山峦、那些深绿的水面却愈发的看不真切了。
    从潮湿的水面漫过来风的呼吸。雾气更浓了,似乎还夹裹着丝丝的水滴。那雾气从远处的山峦一直的滑下来,滑到暗绿的水面上,紧贴着,铺漫着,袅袅地升腾。这时的雾气已经不能望见,而更多的只是雾的感觉了,若轻飘飘的绫罗,若细软温存的薄纱。
    一钩银月渐明。一枚星光如豆,冷且沉默。
    远处的山峦里,传来一两声清脆的狗吠。而我,也在这布满苇草和灰烬的夕光里流连。恍如在深重的夜晚里留连一株硕大黑暗的花朵。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