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陈三娘

    时间:2014-09-14 14:31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1. 双桂湾住有三户人家,靠地坝那边的是缺嘴一家和查二一家。靠地坝这边的是陈三娘一家。 陈三娘的丈夫是大队里的书记,虽然不认识字但为人忠厚老实。如果不是到场上或者大队开会,书记大都在地里挖那硬邦邦的土和担茅厕里的粪。 知青们喜欢天下雨喜欢赶场天

      1.

      双桂湾住有三户人家,靠地坝那边的是缺嘴一家和查二一家。靠地坝这边的是陈三娘一家。

      陈三娘的丈夫是大队里的书记,虽然不认识字但为人忠厚老实。如果不是到场上或者大队开会,书记大都在地里挖那硬邦邦的土和担茅厕里的粪。

      知青们喜欢天下雨喜欢赶场天早早就到来,那样就可以不下地干活儿顺便会会朋友,也顺便给乡下人带点什么东西回去,或者用麦子换几斤面啦,或者帮忙带上半斤煤油啦,或者买一个顶针带打一把镰刀啦,都得叫知青帮帮忙。

      陈三娘对新来的知青阿春说,我要的东西老头儿不给我带回来,他说那是公事,被人看到不好,你就给我带一斤盐巴回来吧!她边说,边就隔着几件破旧的衣裳摸摸自己早就干瘪的乳房和捞捞背心上的荷包和裤腰带上的荷包。阿春说,三娘,该不会是给阿莲买奶瓶吧?她那么大了,真的改断奶了!陈三娘说,过去些,你要带就给我带,不带就算了。娃二家家的,你们不懂。

      阿春笑笑就退了一步,就笑着看陈三娘怎样在她的破旧的衣服里捞钱。捞来捞去好一阵子,三娘终于捞出来了,一看,全是一分两分五分的分分钱,三娘说:“你帮我数数,看这有好多钱?”阿春知道她不识数也就告诉她这刚刚够买一斤盐的钱其他什么东西就买不到了,三娘说,那就将就着帮我买一斤盐回来吧,这盐,得天天吃顿顿吃呢。

      阿春走后,三娘就计划着叫莽儿还要挑几担粪淋玉米地,还要把地里的鸭子赶回来,再把坡上的柴背回来就收工了。她说,你再不搞快点的话,一会儿阿莲放学就回来了。

      2.

      阿莲每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屁股如坐针毡,放学的棒棒还没有打响,她就扛着藤梗书包说收称了,回家了——回家了——回家了。

      白头发的邹老师就叫,慢点儿慢点儿,你不怕挤耷(倒了)?

      阿莲才听不到邹老师提醒的声音,她一个劲地向前冲去。

      阿莲猴一样的越田坎,翻小山,过溪河,上五百多步的乱石梯,还要走一长段弯弯拐拐的白沙路,一点儿也没有上课时的无精打采的样子。

      此时的陈三娘要不是在猪圈里喂猪就是在山上捆最后一把柴禾,只要阿莲回到双桂湾的地坝边没有看到她妈陈三娘的身影,阿莲就会对着大门喊:妈——妈——妈也——阿莲的声音好大,好尖,赛过蔡家老三缺嘴喂的那头老羊。

      那老羊在牛圈里吃草呢,大热天的。缺嘴不准它出门。阿莲一叫,像惹着缺嘴的老羊似的,阿莲叫一声,老羊就跟着阿莲叫一声,老羊叫一声,阿莲就跟着叫几声,这下好了,全院大大小小的人就端着碗,抽着烟笑笑嘻嘻地走出家门听羊叫听阿莲叫。

      3.

      蔡三的弟弟蔡四吮吸着自己左手的大拇指望着阿莲就哄她,阿莲阿莲,你妈没有在屋,赶场去了!

      滚!我又没有喊你!阿莲骂她。

      缺嘴说,晓得你的咩隐犯了,你不就是要吃你妈的奶吗?

      滚!滚!滚!你这个死缺嘴你这个臭缺嘴!你生下来就晓得吃屎吃尿的狗缺嘴猪缺嘴。蔡三无言以答,只得极其自卑地走开,免得再开尊口又遭来阿莲的痛骂。谁叫他天生就是缺嘴呢?蔡三的爹妈也把他拉过去,虽然他们自己也天天叫着缺嘴儿缺嘴儿,可不喜欢谁拿缺嘴这话骂他们的儿子。

      阿莲的爸爸早在屋里宰猪草了,他也早就听到了女儿阿莲叫她妈的声音,他在心里怪她,这丫头,都吃奶九岁多快十岁了。他只是想早早地给阿莲断奶,所以这几天阿莲回来他总是总是慢腾地给他们端板凳。

      他刚刚站起来,陈三娘就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她说,叫唤啥?催命似的。阿莲就笑,说了一句,要吃了嘛。三娘来不及洗手就在阿莲面前解开脏兮兮的围腰,厚的背心和一件补了好几块补丁的衣服,她把大腿一拍,来吃嘛,幺儿,这是吃最后一回了哈。

      最后一回?蔡四笑着走开。

      蔡四的一只手指着老羊,一只手在脸上刮拉着大声唱,羞哟羞,不要脸,耗儿啃你的肚鸡眼。

      阿莲装着没有听到,恨了他一眼,丝毫不躲开院坝里人们的目光和蔡四的羞辱。她依然像往日放学回家一样,往陈三娘的怀里拱,她上学时捉过蚱蜢的手玩过泥球的手握过铅笔的手又紧紧地握住了陈三娘干瘪的奶,轮番地香甜甜地吮吸了起来。她边摸着她妈的奶头边看着她妈,她想,我才不相信我妈的鬼话,她都不知道说过了好多次只准吃最后一回了。要吃照样吃,你看,这不吃到九岁多啦。

      4.

      陈三娘的大女儿也坐月生第二胎了了,那些时间,母女俩常常对着身子奶孩子,女儿的奶水多,常常涨得腋下生腾腾的痛,那时的陈三娘很是羡慕自己的女儿把自己的外孙儿养得白白胖胖。她就埋怨自己的奶水不足只是吊着阿莲的命了,她很歉意,觉得真是、对不起小女儿。

      很多人都劝过陈三娘:阿莲都已经九岁了读书了有二年级的文化了阿莲不应该再这样吃咩咩了你也晓得你的咩咩干了你的咩咩没有多少咩咩了。陈三娘说,这啷个得行?阿莲放学哭着要吃啊。不让她多吃几年,未必和她哥哥一样的苯?陈三娘反过倒劝着大家,管得她得哟,她吃到哪时就算到哪时吧,你看她这瘦弱弱的身体哟。

      你看你看,就这样,忠莲吃咩咩就这样一直吃到小学二年级就要进入三年级了。

      那几年运动多,工作队的同志来了就要住在大队书记家。三角钱一斤粮票交算是一天的伙食费。

      工作队的同志是个男的,那男的也有孩子,可孩子不到一岁就断奶了,他看着那近五十的陈三娘还在奶快升入三年级了的阿莲,他禁不住又好笑又有气,他说,给娃儿多吃点奶也不是这样给的!

      工作队的同志怕陈三娘听不懂,尽量把话说得通俗一些,说,你家漭二是老实不是憨不是傻也不是近亲结婚造成的。他越说,陈三娘就越听不明白。陈三娘说,米汤加稀饭,就是清上加清,亲戚与亲戚结婚有啥子不好呢?工作队的同志真的是觉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觉得这简直比做政治工作还难,于是就暗示院里的孩子们去做工作。

      童言无忌。孩子们有了工作队同志的支持,就编了歌谣唱她:羞哟羞,不要脸,耗儿啃阿莲的肚脐眼!

      阿莲觉得这歌儿好熟悉,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的?想了一会儿她就想起来了,就是蔡家缺嘴的弟弟蔡四唱过的啊!

      忠莲挺着刚吃过红苕洋芋包谷粑的圆圆滚滚的小肚皮就反击:来噻!来噻!耗儿来啃我的肚鸡眼噻!耗儿怎么会去啃她的光光溜溜的小肚皮上的肚鸡眼呢?她知道不会。

      蔡四唱她,她就骂,滚滚滚!你各人吃不到咩来说我,你各人吃你的手指头去!

      蔡四从小就爱吃左手的大拇指,常常吸的“叭叭叭”的,像吸奶的声音很诱人的,蔡四瞧瞧那比右手瘦小一些的手指头,对着忠莲瘪瘪嘴又忍不住悄悄地吸着手指悻悻地走开去。

      蔡三用手在自己的脸上刨,一个劲地羞她。

      忠莲就骂,你吃你妈的咩吃多了哈,把你的嘴都吃缺了!

      蔡三恨不得地下有个缝钻下去。

      漭猪在对面的沟那边住,他不敢骂阿莲但仍然被阿莲骂,谁叫他站的位置总是和蔡四他们站一边呢?

      爬!爬!爬!你这条漭猪笨猪死猪阎王爷也不要的猪!骂得漭猪直往他妈的后面躲,骂得漭猪的妈阿珍含着泪笑:哈哈,骂得好,骂得好,我就是要养这条漭猪笨猪死猪,我这条漭猪阎王爷不收去了!我的漭猪喂得大了!她啪啪拍手直夸骂阿莲骂得好骂得好。

      漭猪的妈生过很多孩子,大大小小又死了好几个。她心痛漭猪心痛得要命生怕漭猪养不大,既然忠莲骂她说阎王爷不要漭猪,这不正合她阿珍的心意?

      戒掉阿莲的的咩隐是队里的一件笑事大事人人出主意的事。有人说把她送到河边的姑婆家,但她跑了回来。有人说罚她多做作业,可她陈三娘说,要发就发工分,发作业不能当饭。有的说在陈三娘奶头上搽万金油,有的说搽猪苦胆,还有的说搽红药水蓝药水……陈三娘后来也就那么无可奈何的搽着,搽得她苦不堪言,搽得她常常就说“哎哟哟,我喂我各人的娃二有啥子错哟?

      (前年回队,阿莲在黄角树下打麻将,问她还记地起那件事不,阿莲就笑着说,又要来捅漏,搞都搞忘记了。桌子边有人笑,唉呀呀,别个阿莲现在都是女队长了,你们说的那事是哪样事哟?阿莲的妈妈瞎了,从见面到我们离开,她都在掉泪……)


    Tags: 陈三娘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