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老娘窝头里的一克温暖

    时间:2014-08-28 00:37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色色猴 点击:
    西恩潘曾主演过一部著名的电影《 21 克》, 不管你是否恐惧,他都会最终降临,在那一时刻,你的身体轻了 21 克 , 他们说,在人死亡的瞬间,人失去 21 克 的重量 。 西方的一个传说 , 据说人死以后会比生前轻去 21 克 , 那是灵魂的份量 , 如果说,温暖也可以

    西恩·潘曾主演过一部著名的电影《21克》,不管你是否恐惧,他都会最终降临,在那一时刻,你的身体轻了21他们说,在人死亡的瞬间,人失去21的重量 西方的一个传说,据说人死以后会比生前轻去21,那是灵魂的份量,

    如果说,温暖也可以用克来衡量的话,那么,多少克才能温暖我们的心灵?

     

    很多时候,我都不愿意微博里转来的新闻,很多事情让你冷得浑身颤抖,尽管小区的暖气烧得让你晚上都没法盖被子。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敢想有灵魂这件事情,甚至不敢讨论人生这件事情,仿佛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而再冷、再委屈、再难过都没什么,很长的记忆中,没有任何泪水,这让我恐惧。

     

    小时候,爸爸妈妈天天吵架,在我印象中,就没有过温暖的天气,回忆起来,放佛天空总是昏暗的,我的耳朵里总是充斥着无休无止的噪音。“离婚”“离就离!” 接着一定有锅碗瓢盆丁玲咣当从屋里摔到屋外的声音。而我时常被妈妈拽着头发一通狂打,父母的打闹音从小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已经记不清我小时候到底哭还 是没有哭过,我只是经常做噩梦,我从万丈悬崖上掉下来。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情是,有一年的春天,杨柳飘飘、嫩芽吐绿,我已经上初中了,而我的弟弟才一岁 多,经常爱将泥巴吃到嘴里。父母又吵架了,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我抱起弟弟狂奔出门,走到四十坊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漫天雪片大如席,像 是一场葬礼,弟弟在我的肩头上不断地哭,说不想离开家,我坚定地告诉弟,“这个家不能呆了,我带你远走高飞。”我越过杂草、越过麦田,越过沟渠、越过寂寞 的枯井、越过贫瘠的乡村,我走了很久,最终我还是被弟弟的小手拽住。我在乡村公路上踟蹰了很久,最后还是默默回到了家。

    冷。

    终于我走出来了。

    我发誓我不能再让我的孩子、我的家庭遭受这种冷,我也发誓我不能再过那种生活,很久很久以来,我并不能适应北京的生活,我更不敢轻易地走入爱情,我心理面 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我怕我负担不起,我期待责任,但是我又恐惧。我甚至很脸红地保持了很多年处男之身,在别人大谈泡妞的时候,自己面红耳赤地在外面听着。 我只是用加倍的工作,无眠的夜来打发我的苦闷。

    我变得不爱回家。

    又快到了春节,每年春节的时候,别人总是争先恐后地回家,对我来说,却是恐惧回家,无论父母怎么催我。他们让我找个人结婚,我都想方设法拒绝,很多人给我介绍对象,我都没有走进去,其实,长这么大还没有正经谈过一次恋爱。每次打架积极地给我张罗的时候,我都是哈哈哈哈~~2011,这一天又到了。很多人经常问我:你为什么不爱回家?我经常采取的办法就是沉默。

    我总是无法让自己的心温暖。

    但是,去年的一天,改变了我。

    那也是另一个冬天,有一次,晚饭我不想吃饭,就买了一堆烤白薯,晚上自己在出租屋里大吃特吃。结果到半夜的时候,开始吐酸水,特别难受。我突然间想起,小 时候家里穷,经常粮食不够吃,晚饭时候,每次都会蒸点红薯、玉米窝头,而老娘从来都是给我吃窝头,他自己常说“我爱吃红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爱 吃”是个长久的谎言。

    我那一刻泪流满面。

    老娘原来留了一克大大的温暖在窝头里。

    美国麻省的大夫,邓肯.麦克道高(Dr. Duncan MacDougall)于19074月在美国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个研究,他特殊设计了一种安装在一种很灵敏的秤上的床,试验方法是让快死的人躺上面,然后一直精确测量这个人的体重,看在死亡的瞬间体重的变化。通过测量作者一共测量了6个人死前重量变化,有一例在死亡的瞬间,秤的指针快速下降到了秤的下限条,就再没有弹回来,这一瞬间重量下降了4分之3安士(3/4X28.3495=21.26

         所以西方人相信灵魂是有重量的。

         而我相信,那些温暖是有重量的,这些重量,足以让我,信任这个人生。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