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清.张南庄《何典》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何典 作者:清.张南庄 刘复 注 序 为半农题记何典后,作 题记 关于《何典》的再版 序一 昔坡公尝强人劭平鬼;辞曰无有,则曰姑妄言之。汉《艺文志》云: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为也。由是言之,何必引经据 典而自诩为鬼之董狐哉?吾

    何典
    作者:清.张南庄  刘复 注
     

    为半农题记“何典”后,作
    题记
    关于《何典》的再版

     
     
    序一
     
    昔坡公尝强人劭平鬼;辞曰无有,则曰"姑妄言之"。汉《艺文志》云:"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为也。"由是言之,何必引经据 典而自诩为鬼之董狐哉?吾闻诸:天有鬼星;地有鬼国;南海小虞山中有鬼母;卢充有鬼妻,生鬼子;《吕览》载黎邱奇鬼;《汉书》记嫠亭冤鬼;而尺郭之朝吞恶 鬼三千,夜吞八百,以鬼为饭,则较钟进士之啖鬼尤甚。然或者造无为有,典而不典。若乃"三年伐鬼",则见于《书》;"一车载鬼",则详于《易》;"新鬼 大,故鬼小",则著于《春秋》。岂知韩昌黎之送穷鬼,罗友之路见揶揄鬼,借题发挥,一味捣鬼而已哉?今过路人务以街谈巷语,记其道听途说,名之曰《何 典》;其言则鬼话也,其人则鬼名也,其事实则不离乎开鬼心,扮鬼脸,怀鬼胎,钓鬼火,抢鬼饭,钉鬼门,做鬼戏,搭鬼棚,上鬼当,登鬼箓,真可称一步一个鬼 矣。此不典而典者也。吾只恐读是编者疑心生鬼,或入街鬼窠路云。太平客人题。

     
     
    序二
     
    无中生有,萃来海外奇谈;忙里偷闲,架就室中楼阁。全凭插科打诨,用不着子曰诗云;讵能嚼字咬文,又何须之乎者也。不过逢场作戏,随口喷蛆;何妨见景 生情,凭空捣鬼。一路顺手牵羊,恰似拾蒲鞋配对;到处搜须捉虱,赛过搲迷露做饼。总属有口无心,安用设身处地;尽是小头关目,何嫌脱嘴落须。新翻腾使出花 斧头,老话头箍成旧马桶。阴空撮撮,一相情愿;口径唐唐,半句不通。引得笑断肚肠根,欢天喜地;且由我落开黄牙床,指东说西。天壳海盖,讲来七缠八丫叉; 神出鬼没,闹得六缸水弗浑。岂是造言生事,偶然口说无凭;任从掇册查考,方信出于《何典》。新年新岁,过路人题于罨头轩。

     
     
    第一回 五脏庙活鬼求儿 三家村死人出世
     
    词曰:

    不会谈天说地,不喜咬文嚼字。

    一味臭喷蛆,且向人前捣鬼。

    放屁,放屁,真正岂有此理。

    自从盘古皇手里开天辟地以来,便分定了上中下三个太平世界。上界是玉皇大帝领着些天神天将,向那虚无缥缈之中,造下无数空中楼阁,住在里头;被孙行者 大闹之后,一向无事,且不必说他。中界便是今日大众所住的花花世界,那些古往今来,忠孝节义,悲欢离合,以及奸诈盗伪,一切可喜、可惊、可笑、可恨之事, 也说不尽许多。

    下界是阎罗王同着妖魔鬼怪所住。那阎罗王也不过是鬼做的,手下也有一班牛头马面,判官小鬼,相帮着筑个酆音丰都地名城,在阴山背后做了国都,住在里头称孤道寡,不在话下。

    且说这阴山乃下界第一名山,其大无外,其高无比。一面正临着苦海,真个是上彻重宵,下临无地。山脚根头有一个大谷,四面峰峦围绕,中间一望平阳,叫做鬼谷。谷中所住的野鬼,也有念书的,也有种田的,也有做手艺、做生意的。东一村,西一落,也不计其数。

    其中单表一处,名曰三家村。村中有一财主,叫做活鬼。他祖上原是穷鬼出身。到活鬼手里,发了横财,做了暴发头财主,造起三埭音代院四埭厅的古老宅基来,呼奴使婢,甚是受用。家婆雌鬼,是打狗湾阴间秀才形容鬼的姐姐。

    夫妻两个,都已半中年纪,却从未生育。

    一日,因活鬼的散生日,谓通常小生日。雌鬼便端正几样小小菜,沽了一壶淡水白酒,要替老公庆阴寿。恰好形容鬼也到来拜寿,便大家团团一桌坐下,搬出菜 来:一样是血灌猪头,一样是斗昏鸡,一样是腌瘪雌狗卵;还有无洞蹲蟹,笔管里煨鳅,捩音列弗杀拧不死鸭--大碗小盏,摆了一台,欢呼畅饮。

    正在吃得高兴,活鬼道:"我们夫妻两个,一钱弗不使,两钱弗用,吃辛吃苦,做下这点劳人家。如今年纪一把,儿女全无,倒要大呼小叫的吃甚寿酒,岂不是 买咸鱼放生,死活弗得知的!"形容鬼便道:"虽说是要养好儿三十前,你们两个尚不至七老八十,要儿子也养得及,愁他则甚?前日我们那里来了一个新死亡人, 他说阳间有什么求子之法:倘然没有儿子,只消到养神家道面前烧炷香,舍个数,便即生子,真是如应如响的。姐夫何不去试它一试?"

    活鬼道:"那里有这话?神道岂是替人养儿子的?"雌鬼道:"莫道无神却有神。既有这个老法则,我们去试试也不落脱啥官衔。倘得一男半女,也不枉为鬼一 世。"活鬼道:"试试诚然不妨。但到那里去求好?"形容鬼道:"我闻得孟婆庄那里有座五脏庙,庙里有个天尊,极是有灵有圣。姐夫要求,须到那里才是。"活 鬼道:"这里到孟婆庄,路程遥远的,那里便当?"形容鬼道:"路程虽远,都是水路。坐在船里,与游春白相一般,有甚不便当?"活鬼道:"既是这般说,老舅 可一同去走走,觉得热闹些。"形容鬼道:"且待你逢好日子出门时,我来奉陪不迟。"活鬼道:"拣日不如撞日,就是明日便了。"形容鬼道:"这也极通。只是 明日就要起身,今日须当预先端正;省得临时上轿马撒尿,手忙脚乱的。我也要回家说声,方好同去。"活鬼道:"这个自然。"一面说,又吃了几钟罚酒,用过矮 面,形容鬼作别回去。

    活鬼便到鬼店里买了些香烛之类,又叫了一只两来船回来,千端百整。到了次日,活鬼便叫鬼囡男孩先把行李搬在船上,一面端整早饭。凑巧形容鬼也到船头船 头二字,应排于下文一同来到之下了,便大家吃饱了清水白米饭,喊鬼囡跟了,一同来到船头。形容鬼伸着后脚,跨上船去,只见那只船直洸音光转来,几乎做了踏 沉船,连忙拔起脚道:"姐夫,怎么叫这只船?如此洸法!"活鬼笑道:"亏你做了阴间秀才,难道连孟子的说话都忘记了!"形容鬼道:"有甚说话,我却不记 得。"活鬼道:"《孟子》上说的:然而不王然船同音,王洸同音者,未之有也。一只两来船,你用了大脚力踏上去,叫他怎么不光?"形容鬼也笑道:"我虽做了 秀才,那些'四书''五经',都已呕还先生,那里还有记得?"

    两个说说笑笑,上了船,艄公便把船撑开,摇着干橹,慢慢的一路行去。活鬼道:"这里到孟婆庄有许多路,若这般初一一橹,初二一橹的,几时才到!为甚不 使起篷来?"艄公道:"使篷须看风色。如今尚在阴沟里,七弯八曲的,一路风头弗顺,怎么使法?相公既然要紧,待我们伙计上去背拉起水纤来,就快了。直等到 了奈河里,才好使篷。"活鬼道:"既如此,快上去背。"

    艄公便把船停住。船上伙计注好比纤绳,跳上干岸。活鬼便教鬼囡替他把船撑一撑。鬼囡拿起撑篙,用尽平生之力,望岸上一撑;不道趁水推落,船便望着对岸直掼转去。艄公道:"你这小弟弟,真是个笨贼!又弗是撑弗开的船头,何消用这瞎气力。你可坐下,如今不用撑了。"

    鬼囡便放下篙子,跷起半爿音盘,量词卵子,坐在船头上,一路看那岸上过路人钻纤。到得阴沟口头,只见经岸旁边,蹲着一只愤气癞团癞蛤蟆,抬头望着天上 一群天鹅,正在那里想吃天鹅肉,看见他们船过,便望清白河水里一跳,却被一条倒拔蛇衔住不放。鬼囡忙拿起洗屄拖纷拖把,却待打去。活鬼道:"蛇自过,犬自 行,你去打他则甚?"喝声未绝,鬼囡已将拖纷打下。恰正打蛇打在七寸里,早已命尽禄绝,浮在水面上。癞团也遂风逐浪去了。

    船已出了阴沟,到了奈河里,凑巧遇着极顺的鬼阵头风。但见来往船只,也有随风转舵的,也有趁水推船的,尽在那里颠篷掉抢。活鬼大喜,忙教艄公也快使起篷来。艄公便把十二叶篷扯足了,那只船便云飞射箭一般,望前行去。

    形容鬼道:"姐夫闷了几时,如今这样顺风顺水,难道还不开心?"两个说说笑笑,正在高兴,只见艄公手忙脚乱的落下篷来,活鬼道:"难得这样兜艄言正对 船尾顺风,怎么就要落他?"艄公道:"前面奈河桥来了。"活鬼向前一望,只见那桥还远远的,看去不甚分明,便道:"桥还远着多哩,怎就这般要紧?"艄公 道:"我们行船的老秘诀,须要远桥三里就落篷,方能船到桥,直苗苗。"活鬼无奈,只得由他落下,仍把干橹摇着。

    看看来到桥边,只见一个老鬼,颈上挂串数珠,腰里束条黄布,双手捧了卵子,跨着大步,慢慢的跑过桥去。活鬼笑道:"你看这老鬼,怎不把紧桥拦杆,倒捧 好了个张骚硬卵?难道怕人咬了去不成?"艄公道:"相公们不知,近来奈河桥上出了一个屁精,专好把人的卵当笛吹。遇有过桥的善人老卵常拖,他便钻出来蓦凶 猛卤莽的接触卵脬男性生殖器一戴尝,把卵咬住不放;多有被他咬落的。饶是这等捧好,还常常咬卵弗着咬了脬去。所以那些奈河桥上善人,都是这般捧卵子过桥 的。"形容鬼道:"真是山山出老虎,处处出强人。我们打狗湾里,近日也出了一件怪物,叫做什么蛐蟺哥,有时伸长倘躺脚,辊音滚,混在路头路脑。倘然路上行 人看了野眼,不小心踏着了他,便两头一齐跷起,吹出一口斜气来,把人呵得卵脬大如腿,连走路都是不便当的。"说话之间,不觉船已过桥,仍旧扯足满篷,往前 行去。

    到了孟婆庄上,艄公把船歇定。两个上了岸,鬼囡拿着香篮,一路去寻那五脏庙。不题。

    且说那孟婆庄当初不过一个小小村落,甚是荒凉。自从孟婆开了茶馆,那些闲神野鬼,都来吃清茶玩耍,登时热闹起来。这些左邻右舍,见了解情况眼热犹言眼 红不过,也不顾开店容易守店难,大家想吃起生意饭来:也有开鬼酒店的,也有开鬼豆腐店的,也有开鬼南货店的,渐渐的只管多起来。这家起屋,那家造房,日积 月累,不觉成了个大鬼市。

    真个是鬼烟凑集,闹热不过的。

    这里活鬼同着形容鬼一路行来,到了孟婆茶馆门首,看他门面上挂个回报招牌,写着"来搧馆"三个白字。那些吃茶的清趣朋友,蛇头接尾巴的前门进,后门 出,几乎连阶沿砖都踏烊易谓因摩擦多而消损了。形容鬼道:"出名的孟婆汤,从不曾吃着滋味。我们难得到此,不可错过,进去吃他一碗尝新。"

    三个走进店堂里,拣个好座场,爬台搁脚的坐定。走堂胆看见,便泡了三碗孟婆汤,放在桌上,问道:"客人可用小点心么?"形容瓜道:"有什么好点心?也 用得着些。"走堂道:"这里有丢头蒸卷,沥干团子,酥迷糖,搲迷露做饼,都是出名的。"活鬼道:"我倒还要去烧香舍数,有素的才好。"走堂道:"迷露饼、 酥迷糖俱是素的。"活鬼道:"酥迷糖是要馋唾唾液去拌的,反弄得馋唾拌干,倒是饼罢了。"走堂去顶了一泛供木盘饼来,摆在面前。三个狼飧音孙,吃虎咽吃了 一阵,会过茶钱,起身问道:"这里有座五脏庙在那里?"走堂把手指着道:"你们跨出大门,一直望前跑去,碰鼻头转弯,到了市梢头。就看得见了。"

    两个依言走去,到了庙前,只见两扇庙门半开半掩,音希,谓露出一线着一条夹缝。形容鬼便踏上阶沿去,推开庙门,看是甚高么神道?只见中间塑着个鏖糟弥 陀佛,落开那张 死嘴,凸出了宽急肚皮,眉花眼笑的坐在上面;两旁塑着四个杉木金刚。转入后面,来到大殿上,但见中间塑着三尊拜灵的泥菩萨:当中是穷极无 量天尊,张开一双无眉眼,落开一个黄牙床,露出那个大喉咙,喉咙里伸出一只手来,左手捏着入门诀,右手搲个送死拳头;上首是逍遥快乐天尊,绯红一个狗獾面 孔,两只软耳朵,颐下七五根凿孔注牙须;下首是苦恼天尊,信准犹言当真是,果然是那个冷粥面孔,两道火烧眉毛上打着几个捉狗结,一个线香鼻头,鼻头管里打 个桩子。东边挂一口木钟,西边架一面边鼓。侧首坐着几个歪嘴和尚,把棒槌敲着木鱼,正在那里念那夹和音贺,谓乱七夹八金刚经;看见他们入来,晓得是烧香 的,慌忙起身相迎。一个向鬼囡手里接了香篮,取出那对倒浇蜡烛来点着,又把断头香烧在炉里;一面撞起木钟,打着边鼓,伺侯拜佛。活鬼朝上跪下,通陈了心 事,磕了一个响头,方才起来与和尚施礼。

    说了几句死话,正要坐地,形容鬼道:"好佛在后殿,我们再到后面去看看。"和尚便陪了他们,来到后面。看时,却正是那新修的五脏殿,当中坐个瘪嘴那谟 南无佛,两旁排列着十八尊木罗汉。活鬼忙磕下头去。形容鬼道:"姐夫果然一念诚心,见了大佛磕磕拜。"活鬼道:"既到这里,岂可拣佛烧香。"形容鬼等他拜 完了,便道:"姐夫可要数数罗汉去?"活鬼道:"怎么数法?"形容鬼道:"挨顺了逐尊数去,数着好的便好,数着歹的就歹。"活鬼道:"你先数。"形容鬼便 逐一数去,恰数着了鸭蛋头菩萨。活鬼也照样数去,却是大耳朵菩萨。和尚道:"两位相公真是有福气,数着的都是好菩萨。"鬼囡便道:"待我也来数数,看是什 么菩萨。"一路数去,只见那尊神道鬼眉鬼眼,甚觉难看,便问道:"这可是救命王菩萨么?"和尚道:"不是,这叫做摩化傝音探煞神君!"

    正在说笑,形容鬼忽觉一阵肚肠痛,放出一个热屁来,连忙揞音俺,掩住屁股道:"撒屁常防屎出。这里可有应急屎坑的么?"和尚把手指着道:"相公从这条 肉弄堂里进去,抄过了弄堂便是。"形容鬼依言走去,果有一只牢坟坑,上面铺着石屎坑板。一群臭老鼠,簇在坑缸板上偷屎吃,看见形容鬼到来,一哄走散。形容 鬼恐怕爬坑缸弗上,做了一个大势头跨上板去。往下一看,坑里都是夹弗断屎连头橛子,无万大千的大头蛆在内拥来拥去。形容鬼也不管三七念一,撩开尖屁股,显 出那个无框裆的碗大屎孔,蹲在上面,一连放了十七八个臀后屁,随后屙出一大堆软屎来,几乎连那条葱管肚肠都屙落了!

    出空了肚皮起来,束好裤腰子,正要走动,忽闻坑里有鸣咂之声;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落坑狗,在里头嚼蛆。

    形容鬼见旁边竖着根青竹头,便拿起来望狗身上戳去,那只狗看见,便喤的一声,喷出一口臭蛆来。形容鬼大怒,把青竹头带戳带擂的掏了一阵,搅得希臭膨 天。那只狗打急了,便涌身望上跳将起来。形容鬼恐被拓累,忙把身让开,被他投音透,突字之音转穿屎坑门逃了去,遂把竹头放下,走到五脏殿里。

    活鬼正与和尚坐在懒凳上说话,看见形容鬼走到,便向身边挖出肉里钱来,送与和尚做香仪。和尚也向佛面上刮了些金子,送与活鬼道:"相公拿回去,倘有小 舍人小官人,对小儿的敬称急惊风撞着了慢郎中,来不及,泡汤吃了就好的。"活鬼接在手中,千谢万咶音话,同话噪的辞别起身。和尚直送出了山门,方才进去。

    两个一路回来,到得船上,已经有天无日头哉,连忙扳转船头就摇。谁知这阵鬼阵头风还没有住,一路都是顶头正对船头大逆风,摇了几日方能到得三家村里。两个起岸回家;艄公随同鬼囡搬了行李起来,算清船钱去了。活鬼自与雌鬼说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