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控 >

    刨药材的山民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红木船 点击:
    我们这里什么都缺,又什么都不缺。翠绿的小草,清新的空气,崔嵬的高山,潺潺的小河。山上有鹁鸪,喜鹊,黄鹂,野鸡;有野兔,有松鼠,还有各种药材。每逢盛夏之时,山上药材就喜滋滋的长大成材。有柴胡,黄芩,穿地龙,丹参,大黄等。它们头顶各色小花,穿花哨衣服,引

        我们这里什么都缺,又什么都不缺。翠绿的小草,清新的空气,崔嵬的高山,潺潺的小河。山上有鹁鸪,喜鹊,黄鹂,野鸡;有野兔,有松鼠,还有各种药材。每逢盛夏之时,山上药材就喜滋滋的长大成材。有柴胡,黄芩,穿地龙,丹参,大黄等。它们头顶各色小花,穿花哨衣服,引诱着山民们抓钱的饥渴的眼睛。 
        我们山里人缺钱。 
        于是,但凡有收药材的来,村民们便大张旗鼓,挥舞镢头上山,寻找他们的财运。他们干劲足,这山头几个人,那山头几个人,为大山消减了不少寂寞。 
        这一年,药材价格看好,像柴胡根,湿卖五元一斤;穿地龙有斤两,也能卖到八毛钱。村里有信息灵通的,先刨,赚了钱,其他山民便跟着一哄而上,盯住药材像饿人盯住馒头。哪里的药材厚(方言,丰富意),先刨哪里;哪里的药材值钱,先刨哪里。山民们土,却精明,精明得以至于能记住哪座山头哪个角落有什么药材,如同一个老人对琐碎之事总是念念不忘。 
        很快,我家乡的药材被刨光。开始是,到哪座山头都不愁弄个行李;后来是,山上的药材变得稀缺,弄不满篓儿,须往深山里去,往崖顶上走,才勉强完成任务;再后来,从人家刨过的地方从头再来,算是“二次革命”。行李弄不满,山上跑跳的多,汗水也流的多了。于是凭经验,几个人凑一块一钻研:走位上策,去寺坪! 
        寺坪是比我村还落后的深山区。我村里人刨药材正在兴头上,在忙碌之余,庆幸那里的人古板不通经济,给自己一个快活的挣钱空间。一家便蹬了三轮,别人乘便,一同前往寺坪。人人准备了白开水,干粮,咸菜。有体恤丈夫或妻子的还为准备几个煮鸡蛋。 
        山民们下了车,也顾不得歇会儿,各自抄了羊镐,背上篓,直往山上跑。这可是暑夏,亏得高山气候偏凉,不似那城市。可到底热。只说爬山的一段路就让山民汗珠子乱冒了不少。人们干劲足,充满信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顷刻间,一群一伙的落脚各个山头,每人划分好了各自的工作地盘,开始享受劳动的快乐。山中你会听到有人喊: 
        “尕娃子,有没有(药材)?” 
        “有——!” 
        “厚不厚?” 
        “厚!” 
        “千万别贪财不顾命啊!” 
        “嗯.” 
        “哈哈哈——” 
        过一会儿,就又有呼喊:“小兰,刨多少了?” 
        “不多不少,刚好半篓儿。” 
        “行啊!刨的主要是啥?” 
        “穿地龙。” 
        “哦,刨这个会够你戗的了。” 
        是的,穿地龙又叫山姜,似姜,却比姜长几十倍,最喜高山荫凉偏僻处扎根,长成柴禾粗细长短,甚而有胳膊来粗的,盘盘绕绕在杂草丛林之中,所以刨这个最费气力。一般女子是吃不消的。 
        山民们干这个活从没有午休。草草啃完几个馍,或饼,便又要出动。男的则要抽上几支烟。男的会问女的:“馍好吃不?” 
        “比在家吃着有滋味。” 
        女的问:“烟好吸不?” 
        “比在家里吸着香。”就一起朗朗的笑开了。 
        有时山民们干的正是最来劲的时候,天色陡然一沉,抖出满天乌云,霎时间雷电相向,风雨交加。山民们有跑到松树下面避雨的,有找到前倾的大石块蜷缩身体钻下边的,也有天不怕地不怕在雨里疯干下去的。雨一停,人们就像小孩急着凫水大人终于许可了,乐得开怀,又疯狂着继续干下去,哪管草木上密集的雨珠打湿了衣服! 
        常常地,有许多山民恋战,天快黑了,也舍不得下山。开三轮的就不能甩下他们,和大伙苦等。那些人终于从暮色苍茫里显现,这边的人内心就一阵舒脱。说着抱歉之语,三轮车已发动,却发现灯坏了。买来充电电筒,照那土路。路一上一下,陡;一缭一绕,弯。 
        再说那刨药材的家人,或是丈夫,或是妻子,或是父母,早在村口苦苦的等,私下心眼里却猜想发生各种事情的可能。有为丈夫提心吊胆的,有为妻子捏把汗的,有以为孩儿搭坐的车除了故障的。车终于进村。原来电筒充电不足,不能照明,摸黑回来,所以车走得很慢。 
        开三轮的担风险,于是有的不干,有的向搭客收费。他自己刨药材得来的收入加上收费日均能达百十块,别人则收入三四十快。大家很满足,又不满足。 
        短短个半月时间,山民们刨药材,干“革命”,彻底“洗劫”了寺坪。之后转移阵地,到端木青,到大坪,声势浩大,多有佳绩。两个月后,再没处革命,便基本停止运动,又返回老窝继续搜刮的。刨完了还想到山西大同,说曾见识过药材如何如何厚。但因各种原因,终没有去。


    Tags: 刨药材的山民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